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鸵鸟  

2018-04-05 18:13:29|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悠闲地到剧场踩点儿取票,惊慌地发现以妹子为首的观众都开始排队了,一脸茫然地跟着排了一个多小时,开放入场又离弦箭似的跟着一通跑,进去以后才明白,原来是早起的鸟儿有食儿吃……

看《武藏》09版录像时的心情就像半夜等着楼上的好汉扔鞋,金庸要是这么写华山论剑,估计《射雕英雄传》就拍不了那么多影视版了。明白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个道理,现场就笑看风云,寻找草蛇灰线了,反正这鞋不到最后才不会穿上呢(更别提再脱了),穿上也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为了走自己的路。

井上厦是接着吉川英治《宫本武藏》结尾岩流岛决斗续写的,但并不是小山胜清《岩流岛后的宫本武藏》那样大开大合的人生画卷,表面上写2200日后佐佐木小次郎来找武藏复仇,其实更像用一场注定不会到来的决斗解读了岩流岛一役,或者说解释了早已存在于武藏心中的剑道的禅意:一个能对手下败将说出“也许还救得活”的人,哪怕自己不知为何看到一缕生命之光而欣慰,其中的胜负已是“一切即剑”和“剑即一切”之别了。有了这个基调,不管后面抢戏的“群演”如何煞费苦心地耍宝,放下刀都是主人公自己的决定,并非受到了“剧作家”(女)的摆布。

鸵鸟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剧中的主要障碍看似是阻止武藏和小次郎再决斗的一系列“人为”力量,但由于真相埋得太深剧本又无意解谜,所以复仇的明线一路进展缓慢,两个主角与“群演”之间形成了一种仿佛在和自己影子较劲的拉锯。虽然那块刻着“大界外相”的石碑一直戳在那儿就是最大的剧透了,但武藏这样有悟性的尚且嫌碍事儿扔之,吃瓜群众哪儿懂什么结界石啊,直到被“剧作家”挑明了这是一本聊斋,才明白整个宝莲寺都是一场即兴表演——那两个时刻想要甩开这帮爱管闲事儿的“演员”自行其是的“观众”才是这盘棋的坏子儿,他们对剑的执着才是人家这出“即兴喜剧”的真正障碍。

鸵鸟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为了下这一大盘棋,剧作家和导演不慌不忙地玩儿了三个小时的日本文化巡礼,从武道、禅宗到茶道,从能到狂言,从兵法到权谋,都成了这一大出戏中戏的陈列品。舞台景观皆为典型意象的写实组合,日、海、竹、寺、月、刀、剑、扇、茶具以及比武、参禅的仪式和细节,以日月之光提示时间,以海浪声、蝉鸣、风吹竹林、闪电雷鸣切换心境,简洁而真剣,和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一本正经胡闹的表演相映成趣。虽没有《身毒丸》的鬼魅,但一片日和也深得我心,比蜷川爷爷那些西剧要更耐受。

戏的主旨落在“活人剑”(武士杀人先要斩断内心的三毒)上,以人人皆可成佛,能斩断仇恨的唯有自己的信念,呼唤一种活着的觉悟(珍惜生命):“人生在世时,那样草率而又粗暴地糟蹋了自己的生命,然而一旦死去却觉得,只要活着,无论多么无聊的一天、多么辛苦的一天、多么悲伤的一天、多么寂寞的一天,总之不管是怎样的一天,看上去都是那样的光芒夺目。”和看09版录像时一样,在所有近乎中二的直白说教中,让我泪目的依旧是还原了古早“剧作家—演员”身份者的寸心:“如果我还活着,一定可以写更多的剧本。不过,这次我能写出这出戏的剧本,多少也能安心了。这次不是用“我好狠啊”之类的陈词滥调来说教,而是把这个人生的道理编进活着的人们喜欢的戏剧里,拼上老魂,卖命表演。”

鸵鸟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鬼魂成佛,场景轮回,真正的剧中人在曲终“重新”登场,自然,没有人认识早已在历史中死去的小次郎。而武藏改称小次郎为“友人”,是为完成了自己这一阶段的悟。放弃了现实中这次参禅的他,迈向了宝莲寺后的人生。从此,镰仓最小的禅寺真的成了镰仓最大的禅寺,因为被劈成两半的兔子(うさぎ)上半身变成了鸬鹚(う),下半身变成了鹭(さぎ),向着高空展翅飞走了。可喜可贺,可悲可叹——这段点题的能乐在上海被字幕组拆分成了“兔和子”,估计日本演员会对中国观众每场这处顽固的红红火火的笑点感到恍恍惚惚吧……

戏剧如此励志,现实愈加惨烈。流星的精彩在于短暂,早上活着的下午就没了,今天离开的明天就不曾活过,还没认定的就已经被推翻。能够登上云端的,就随时可能被蒸发。生前没有容身的桃源,死后怎会有免费的墓地?安全的唯有心田,耕种收割自给自足,虽免不了旱涝,至少是往自己肚子里咽。

于是宁愿一低头一抬头就是一天,越是风声鹤唳,越是掩耳盗铃。风声越紧,头埋得越深。活到眼看要被踢出青年阵营的年纪,别的不见得怎样,鸵鸟的功夫倒是纯熟了。只是这一轮轮节奏渐急,容不得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又得扎下去,说不累心那是自欺。壮志未酬,怼天怼地,到头来不过是怼了自己,倒是可以少受几年活罪。

——现在机会来了,也许可以借着麻劲儿好好补一觉?生命在于折腾,珍惜在于短暂。至于潜在的结果(据说就算为了热爱的工作也要……),鸵鸟是不大想做什么斗士的。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