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After...  

2016-07-04 01:37:16|  分类: 写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长的6个月转眼过去了,感触在时间的契阔里丧失了精准,过于敏锐,近乎麻木。不断地纠结,扭结,远离“圈子”,关系散淡,结却还在。也曾试图解开,不断自问,是否准备好奉陪到底?给不出坚定的回答,因为在乎的——至少曾经在乎的,付出的——至少曾经付出的,不能忍受自己糊弄,自己轻贱。所谓重心转变,至少要有一颗心哪,没所谓鱼与熊掌,就怕认真二字。否则,以为糊弄别人,实则轻贱自己。可惜笨手笨脚,一次次系成新的错结,眼看变成死结,落荒,而逃。遗憾现实并无没有终点的旅程,被丢进“鸡血camp”,恐慌终于爆表,再无处遁形。未及尽头,就在世界的喧嚣中,啪——我听到了内心重归平静的初音。

先是好像看见了她,确实只是好“像”,像到明知不是一个世代的年轻,还是由着心蹿到了嗓子眼儿,顽强地等“她”转过头——像极了记忆,却并不来自过去。认真地松了口气,告诉自己我没事儿。心里最清楚,就算转过来的真是她,也什么都不会发生,因为我已经放弃了哪怕是去想象跨越时间,曾经的那个我已经永远掉进了时间之间。或许在某个平行世界,我们真的同场。

直至“天崩地裂”,舞台在眼前被生生扒开,与戏本无关,竟如梦惊醒,泪卷珠帘下。想日复一日朝九晚五两穿后台,剧场赋闲时光大半,却不能不蹑手蹑脚,是习惯,也是敬畏。这半年情绪渐沉,偶尔一声叹息一个趔趄,惊动神明也未可知。未料刺耳噪音中,忽然意识到营中三日空落落竟是在想念那个“bloody hell”,无怪羞耻豪泣,只望这掩护尽可能长久轰鸣,不要停,不要停……任夜风吹干泪痕,心中蠢蠢欲动,我感到结正在缓慢地松开来。康复远非一日之功,就像每天醒来都有可能遭逢起床气。还在等待,啪的一声。

保持距离的不得已,哪怕躲到喀山清静,一拖再拖,天津总算赶上一班车。一气呵成日常的荒诞丑陋,勇敢直视,笑人笑己。宫廷里杀人不过头点地的绝对权力,如同现实的夸张漫画。今天的leadership,因为无法生杀予夺而抑制了幻想力,每张现代化假面下的古老嘴脸,每个不能说出口的心理活动,不正是被理查在台上赤裸相见?最荒诞的莫过于,世上从来就有不遗余力地不让别人好的人,可你就是看不见,仅仅因为人们都穿着衣服!所有不堪和烦恼,原是撞破了皇帝的新装,笑还来不及,我啪地扯下脖子上的绳结。

有迹象,风暴渐趋缓和,脑海开始退潮,一卷卷小波浪轻碎泡沫,抚平沙滩。感觉在复苏,思绪试图追溯,ジョギング音乐随机抛出一个久违的女声——Texas?几乎停下了脚步。再一次,不真实感压倒性地重新触发,伪装成汗水夺眶而出。失去之后最好的治疗可能就是移情,难以抵挡的诱惑,就像寻求精神胜利,就像RA之于AR,就像后知后觉地买不起演唱会票后又开始听Cheer了。对抗起床气,所有那些能安抚我神经的按摩,cheers。

After...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