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雨水一盒  

2016-07-16 23:20:15|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没有这样了,还没出剧场,就决定要再来。一刷后很哀伤,紧闭双眼止不住潮涌,因为萨莉死了;二刷后哀而不伤,看飘零夜雨溅起浪花,因为萨莉活着。船会离岸,摇篮回家。打开门,海就在脚下;关上门,海流进心里。

舞台初印象平淡,薄薄的墙板上对称两扇门,房间正中笨重的木桌椅,衣架晾在侧,套装却挂墙中央。然而这粗陋的农舍,机关巧妙:打开门,登上桌,音乐响起,灯光变暗……都可能是时空切换的暗号,下一秒就浪漫至死。时常有一种奇妙的错觉,仿佛所见是眼底胶片的投射,所闻是脑海风浪的回声,一切既发生于眼前,也正在想象中上演。

一对如博特罗画中走出的夫妇推门而入,摇篮里钻出一个爱幻想的小王子。那段出生、成长的默剧妙趣横生,却也隐隐透露出残忍。小卡兹米耶拉斯在母亲膝头的挣扎,与父亲的顶嘴,被眼神泄露了对父辈和旧生活的一丝不屑。这副小小的身躯开始装不下他知道越多想得越多的心,就像那片小小的土地日渐承载不了她的人民。大国情结,急于离开母体的孩子误解了爱。十字架不是他的指南针,却无意洗涤了一个“荡妇”的灵魂——日后生下新的立陶宛人。走过弯路,从此面朝大海,他将儿时涂鸦的父母画像装进行李——这是一个暗示,他从来不曾离开。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第二条主线一亮相,空气中那份隐约的酸涩瞬间蒸发。第一次看海,第一次下海,无怪所有的中二反应,谁又不曾如此。未来的女诗人既是与家国的互文,也是谜题的化解。可惜爱的宣言扑了空,女人站在海里,男人站在岸上,没有什么可以将他们的脚下连在一起。男人追求的是国的乌托邦,女人幻想的是爱的乌托邦。当时当地,萨莉无疑是个现代化的女人,但主要是在精神层面,身体对她来说是一种类似脚臭的威胁。与之相对的是西方的另一个现代化女人——主要在物质层面——她夺下男人的毛瑟枪,用身体伪装孤独和愤怒,终于还是一丝天真地换了故乡的熏肠。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地缘政治学者卡兹·帕克斯塔斯(Kazys Pak?tas)拜访立陶宛驻法大使奥斯卡·米洛兹(Oscar Milosz),为他的大迁徙计划进行招募。在诗人外交官的寓言里,立陶宛人俨然起源海洋的欧洲祖先,却被陆地切割得四分五裂。现在,立陶宛人一剑劈开不再与人共享的月亮,带着收复的欧洲的雄心开辟Madagascar,结果……却连一根香蕉也无福消受,还被大猩猩伤了自尊,scarred Lietuva。翅膀硬了的人都死了,可是不要紧,无心插柳的新一代已在维罗妮卡腹中孕育。海是心中的恐惧,男人穷其一生面朝大海,真正在行动上敢于直面恐惧的首先还是女人。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立陶宛“三姐妹”巴黎归来,“到莫斯科去”永远地定格在镜框里。一场更衣,岁月更替,皱纹爬上眼角。萨莉为爱可以追到天涯海角,却走入了婚姻式的幸福;米莉不喜欢冒险,却嫁给了一个诗人;海莉自诩为身体的主人,却将毛瑟枪交还了男人。生活本是一棵自顾自开放的樱桃树,接受它已一去不返要付出多少艰难?女诗人萨罗梅亚·涅里斯(Salom?ja N?ris)因为亲苏曾被她的学生骂作立陶宛的叛徒,甚至要求她改名(立陶宛的涅里斯河就叫Neris),后来她就取了笔名N?ris。舞台上那些圣洁或荒诞的瞬间,背后可能隐藏着现实中并不鲜见的恶意和悲情,却被编导以孩童般的宽厚笑掩,让诗句在平静下涌动。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这是一曲身躯弱小但心灵丰富的人唱出的时代挽歌,不一定能完全听懂,却回荡在脑海挥之不去。他们恨着、怕着俄国人,却淡忘不了相似的悲伤:那些到不了的地方,等不到的爱,过去了的生活,过不了的另一种生活……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拓荒者,走过可笑、可怕的弯路,为一个高尚的概念而奋斗,或是追随一个不存在的影子。以小见大,关乎人,不说理。宽容地戏谑,尊严地怜悯,曾经的自己。

在你理想的国度,我住在那里吗?在你幻想的边缘,我消失了吗?海边初遇时,船要出港,心中无别人;是我终止了诗歌,你面朝大海,我将你推开。病床重逢时,摇篮返航,新生儿睁眼;吻过一个陌生人,世间于我,再无爱情。没有一块冰能整个浮出水面,抵达悲伤的河岸。回去吧,精英们,人渣们,家容得下我们所有的人。流星坠落大海,浪花溅湿脸颊,被温柔释放,咸咸的味道。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雨水一盒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