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心理倒叙  

2015-10-24 02:10:27|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觉好久没在首都剧场看人艺自己的戏看得比较舒服的了,果然还是得看旧戏……《莲花》不错,结构和舞美的胜利,也算比较适合陈小艺的角色,虽然外形越来越虎妞……能够把倒叙进行得彻底和简练是我喜欢的,因此也很遗憾,剧本更多还是停留在事件倒叙,而没有更深入于心理倒叙。打个未必合适的比方,《真探》(对我来说只有第一季)是个成功的范例,直观上是案件真相的抽丝剥茧,高明之处却在人物刻画,完成了对两位性格警探心理历变的追根溯源。

反观《莲花》,每个章节,常常在人物性格的某个方面重复地用力,比如莲花的贪心和强势已经有了一次次的展现,但它们是如何发展而来,又是怎样达到同归于尽的顶点,并没有很好地着墨,反而使得人物显得脸谱化。我不否认在最后一幕落下时,我为曾经朴素炽烈的你好我就好而惋惜,但难道悲剧的根源仅仅是吃人的社会,是剥削压迫下宿命缠身的穷,甚至开口闭口人性中欲望的本能?这些都太宏大,容不下一张依偎取暖的眠床;这些又太礼教,未必适合放脚敢爱的姑娘。理性上我们都知道穷和贪是相对的,但正因为在任何条件下都有相对的穷,会产生相对的贪,感性上它们就像两片绝对的存在,阴魂不散。理性的剧本会勾勒出人物的心理轨迹,而不满足于感性氤氲的通篇弥漫。

另一方面,又不断想到《迷乱》,一中一外的女性观念真是决然不同。《莲花》虽然尤其时代背景,但今天也常见类似在关系中貌似强势,却会基于传统道德的束缚或内心的虚弱和不安全感而极端外化的案例。《迷乱》也是一次心理倒叙,来自三位女性在心理互助会上的倾诉,虽为中产,其所面临的情感挫败、婚姻失败和失业等困境并不比“穷”容易写,但她们的极端外化为针对他者的应激反应,尽管会进一步将自己推入更绝之境,却不失为一种强烈的自主选择,而不像莲花本质上是将他者视为自己人生价值的镜子。所以在我们的故事最后,小宇宙在最小的空间爆炸(洋车帘子后三声枪响);而他们那里,自我膨胀破灭后的尘埃正聚集新的星球(走进互助会并终将走出)。

P.S.刚出桐乡火车站正赶上往乌镇的公交车到了,急着上车后我才发现没有零钱投币,只好拿一张20元找人帮我破那2元车票。在问到一位女士时,她的一位同行的男士说:就把那20扔进去嘛,也不差这18块!……我本就又着急又尴尬(司机很想轰我下去,但是下一班车要半小时后,我是断断不肯的),听到这一点儿不好笑的玩笑话,一瞬间已经在心里一拳打歪了他的鼻子……这时一位阿姨拿出两张10元跟我换,让我用一张投币然后去收正要上车的乘客的钱(早该如此,我也是傻了),未及实施,一位叔叔递过来2元钱(我看到这好像是他钱包里仅剩的零钱),我慌不肯收,他塞到我手上:没有问题啦!感动之余,真想回头看看某位的颜色是不是青红皂白……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