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自溺  

2015-08-15 22:33:33|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演出时长时料想会忠于原作了,但还是些微地被《四川好人》既视感的开场吓到,毕竟卡梅尔给我的印象是优雅的幽默、哀婉的忧伤路线……不过“灯红酒绿”之后,利剑出鞘,豪言、情话落叶般漫天飘落,拼出深情的马赛克(楼座福利)。看来,美好的东西即使落地,也是化作泥土,不会褪色。蒙太奇式的舞台还原度之高,仿佛又把电影看了一遍,将剧本里那些华丽丽的浪漫和理想,变成一个凡夫俗子也迫切的心声。每个人都有一两样“大鼻子”,藏在衣服里,它是弱点,尽管可能出于错觉;暴露于人前,成为特点,哪怕只是虚张声势。

那该怎么做?找个权高位重的保护人,找个主子,像卑微的藤蔓一样缠绕树干,舔着树皮,千方百计往上爬,而不靠自己的实力上升?不,办不到!
照一般人的做法,写诗献给富翁?装扮成小丑,以博取一位大臣一丝不算阴险的微笑?不,办不到!
忍气吞声,好像每天吞一只癞蛤蟆?匍匐行进,把肚皮磨出老茧?跪地乞求,更快地弄脏两个膝头?频频曲背弯腰?……不,办不到!
左手与张三勾肩,右手跟李四搭背,两面不得罪;给人五两,想讨回半斤;见甲奉承,见乙拍马?不,办不到!
拼命钻营,成为一方的小小要人;用恭维话当船桨,借老妇人的叹息将帆鼓满?不,办不到!
找个好心的出版商,自己出钱印诗集?不,办不到!
到酒馆参加傻瓜们举行的主教会,自荐当教皇?不,办不到!
为成名作一首十四行诗,然后再也不动笔?不,办不到!
错把庸人当天才,被无名小报制得服服帖帖,不停祈愿得到《法兰西信使报》的青睐?不,办不到!
工于心计,战战兢兢,面无人色,宁可出门访客,不愿闭门写诗;撰写陈情书,拜托人引荐?不,办不到!不,办不到!不,办不到!
但是……歌唱,梦想,欢笑,不爱计较,独来独往,无拘无束,目光明澈,声音洪亮;只要乐意就把帽戴歪,一言不合便打架斗殴——或作诗一首!不计名利,研究如何登陆月球!除非发自内心,绝不写一言半语,而且谦虚得很,对自己说:小家伙,一花一果,哪怕一片叶子,只要是在自己的花园里采摘的,就应该心满意足!万一侥幸获得成功,功劳全归自己,不必转送他人。总之,即便不是橡树或椴树,也不屑做寄生的藤蔓,也许长不了太高,但全凭一己之力!

不错,这是我的毛病。我乐意惹人生气,喜欢别人恨我。亲爱的,你不知道,在怒目扫射之下走路更有劲!你无法想象,嫉妒者怨恨的胆汁和懦夫中伤的口水,给短上衣溅上多么有趣的污迹!——你们让软绵绵的友情包围,如同围着轻飘飘的意大利式镂空大衣领,脖颈因此变得娇弱无力:舒服倒是舒服了……却少了神气,因为头失去支撑,失去管束,就会歪来歪去。可我呢,仇恨每天为我的皱领上浆,熨烫,迫使我把头高高抬起;每多一个敌人,就是多一条褶皱,给我增添不适,也给我增添光芒:仇恨和西班牙式皱领一模一样,既是一副枷锁,也是一圈光环!

堂·吉诃德式的任性,寇流兰般的气概,仿佛唐璜的剧院魅影,在舞台最明亮的暗处刮起旋风,翻飞落叶。也许,攻击风车的人运气好的话是有可能被扫进星斗,然而,通常还是会被扎着帆布的大叶片扫进烂泥巴。理想跟现实的差距,就像错过了末班车一样惨痛。笑岔的气儿还没复原,决堤的眼眶还没晾干,就被拍了一板儿砖。鸡蛋被苍蝇叮漏了洞时,任何一点儿细菌都足以成为脆弱的温床,头破血流,辗转难眠——谁也不想去懂谁,谁也没有义务去懂谁,身处一座孤岛,如果惊醒于自娱自乐之外,最可怕的莫过于失去享受孤独的冷静,羞耻地发现这双渴望自由的翅膀,是因为没有长出坚强的骨头而无法飞起。这时便又回到原点,所幸还有自由落体,忠诚地等候。

是啊,我一辈子都在幕后给人题词,然后被人遗忘!您还记得克里斯蒂安在阳台下跟您说话的那个夜晚吗?唉!那就是我一生的写照:别人爬上去采撷荣耀之吻,我却待在下面的黑影里!这很公平,我在自己的坟墓门口依然称许:莫里哀有才气,克里斯蒂安长得俊!

不!不!不能在这把椅子上!——别扶我!——谁也别扶!只要树就行了!她来了!我已经感到穿上了大理石靴——戴上了铅制的手套!噢!……既然她在路上,我就站着等她,手中握剑!
我觉得她在看……她竟敢看我的鼻子,这个塌鼻子死神。你们说什么?……这没有用?……我知道!可是人不是有胜利的希望才作战的,不!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才更漂亮!——这一大堆是什么人呀?——有一千个?啊!我认出来了,都是我的夙敌!“谎言”?嘿嘿!——哈哈!“妥协”、“偏见”、“懦弱”!……要我让步吗?不!绝不!——啊!你也在这里,“愚蠢”!——我知道你们最后一定会把我打倒,我不在乎:我还是打!还是打!还是打!是的,你们抢走我的一切,桂冠和玫瑰!尽管抢吧!但有一样东西,你们只好任凭我今晚带进天堂,我一行礼就把蔚蓝的入口清扫得纤尘不染,这件东西没有一丝皱褶,没有一个污点,你们只好任凭我把它带走,那就是……
我帽子上的羽毛!

全体演员手拉手谢幕时,莱戈拉斯版克里斯蒂安飞快地轻吻了一下儿握在他左手的西哈诺的右手,以为没人看见……无巧不成书,剑客登月翌日,莫里哀又演戏了,同样男扮女装的古好,不知有没有又抄诗人的段子……大概以示清白,喜剧变悲调,歌剧芭蕾舞变音乐会也罢,只是所谓关于孤独的现代演绎,大约文本改编少费心思,靠气氛形式来烘托拔高,“寻找剧作家”的幽灵乱入,真的不是在嘲笑抑郁症患者“没病找病”吗……最怨念那一场场天降流沙,不晓得析出何处,硬是将人卷入时间的跑道。马勒不需要煽情,背景音太强,几乎震碎脆弱的内核,倒是解救了自怨自艾——这才是我们愚蠢人类的正常水准,要都是完美好戏岂不失去吐槽的乐趣了——爬起来,在挨下一板儿砖之前。

自溺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