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竟是我想要的生活——夏目漱石《门》摘  

2015-06-26 14:33:11|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
豆瓣评分:8.3分(122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为使六天里的悒郁心情在一个星期天中舒畅地驱散掉,哥哥是把莫大的希望寄托在这二十四个小时里的,但想做的事情太多,实际上能够做的,不出其中的十分之二三。

自己生来就有自己的命运,别人则带着别人的命运,二者原本就是不同种类的人,所以呢,除却作为人类活在世上这一点外,互相是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利害可言的。

岁暮,世间那些唯恐没事干的人们忙得不亦乐乎,简直在人为地加速本来就很短的白昼的流逝。

当今这个世界嘛,三天不出家门,街道就在不知不觉中放宽了;一天不看报纸,电车又会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开辟了新线。

虚弱的身子虽然勉强起来活动了一下,但是思想里的东西丝毫没有得到松动,这使她大失所望,只好重新钻进被窝,把眼睛闭得紧紧的,以使自己跟现实世界离开得远一点。

这仅仅是使沉积物泛起而已,是从深水里浮到阳光的照耀中来而已。

怀着身居深山的心境,寄居在大城市里。

生活无从得到向外伸展的余地,才向内愈扎俞深,深度增加了,广度也就失去了。

两滴油滴在大水盘上合而为一,这时,与其说是两滴油排开了水而集拢在一起了,倒不如说是两滴油遭到水的排挤而互相靠拢、以致不能分离更为恰当。

唯独没有忘却自视是幸福的。倦怠在两人的意识上布下迷蒙的幕帐,使两人的情爱犹如雾中看花而心荡神驰。不过,它绝不会导致要用竹刷子洗刷神经的不安。

他俩在鞭笞之下走向生命的终结,但他俩也领悟到:这鞭梢上附有着能治愈一切的甘蜜。

那么透明无色的声音竟会给两人的未来涂上了那样绯红的色彩!日居月诸,现在这红色已失去了昔日的光辉,而焚烧过他俩的火焰,自然也变成了焦黑的颜色。

事情是萌发于暮冬初春时节,而结束于樱花凋零之时。自始至终都是殊死的搏斗,困苦得犹如炙青竹榨油。飓风采取突然袭击的手段,将两人刮倒。等到两人站起来时,四处都已被沙土所封。两人看到自身也被沙土所裹,但是两人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被飓风刮倒的。

当明察秋毫的阳光从正面射到他俩的眉心时,他俩已经度过了为不义不德而痉挛的苦痛。他俩把苍白的前额老老实实地直向前伸,承受热焰打下的烙印。

在日光前笑语,在月影前徘徊,迎新送旧,度过了静静的岁月。

兴高采烈、熙来攘往的人们成群结队地从他脑海里通过,但是人群中没有谁来拽着他的手臂一起前进。他像一个被宴席排斥在外的局外人,不准共饮同醉,因而得以避免醉于其中。

他们的生活寂寞而平稳,而在这种寂寞的平稳中,又自有一种甜美的悲哀味。他们与文艺和哲学无缘,只知尽兴品尝这种悲哀味,但他们不具备可以用来为自己的现状自圆其说的知识,所以比起处在相同境遇而自得其乐的诗人、文士、骚客来,他们是单纯得多。

他是一个本想大刀阔斧地割绝生活葛藤、却迂陋不堪地陷入山中迷津的愚氓。

敲是没有用的,得自己想办法把门打开后进来!

他感到自己生就着必须长时伫立门外的命运,这是毫无办法的事。既然此路不通,自己却偏来走这条路,真是太矛盾了,而且回首身后,竟然连由原路而回的勇气也没有了。举目向前,却又只见厚实的门扉始终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他不是能通过这门的人,又是非得通过不可的人。要之,他是一个只能悚然立在此门下等待薄暮降临的不幸者。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