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体会舞台限制后的自由——访国家话剧院演员夏力薪  

2015-01-05 11:04:01|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时间:2013年8月8日16:00
采访地点:国话小剧场后台化妆间

问:您上一次登上舞台还是在2004年,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演出话剧呢?
夏:没人找我演啊……(笑)其实这些年我真正跟咱们剧院合作的戏不是特别多,大概除了机缘难得,也有我内心的一些因素。很多导演,包括査导也是,不一定十分愿意跟我合作。并不是说我难合作,只是我要把我的认识表达出来,而你要有能力跟我沟通,要能让我觉得你的想法很有道理,让我愿意接受。如果你连我最基本的提问都回答不了,那怎么合作?如果不是特别好的戏,或者是审美观念我不太认同的戏,我不太愿意演,再加上导演、制作部门对演员也有各方面的要求,很有可能就会失之交臂。所以要寻找一次完美的合作是挺难的。

问:那这次接演《纪念碑》,重返舞台的感觉如何?
夏:很累……(笑)从我接到《纪念碑》这个剧本,进行排练到演出,现在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时间太短了,台词又很多,而且不是很口语,但也不是诗,却有一种韵律在里面,所以有时候很难说。我老跟査导开玩笑说我们是在复制,不是在进行自己的创作,导演就不高兴,说我是在骂他……其实这个“复制”并没有贬义,我指的是复制导演的意图,即使完全是一个新戏也是在复制导演的意图,何况一个复排的戏。他可能理解成了复制表演,那是不会的,以前的版本演的是什么样我压根儿没看过。复制导演的意图是我愿意接受的,因为他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人。我很欣赏査导,他是个很优秀的人,做事很认真,是一个喜欢深究一些问题,也有能力解决一些问题的导演。如果是一个没有深度的导演,复制起来我就会很抗拒。

“扯不断的情丝”

问:如果给这部戏,或者梅加这个角色定一个关键词,您会选择什么?
夏:情感。这部戏有很多点需要借情感去表达,它有一个强烈的规定情境就是,没有了女儿,她要寻找女儿。其实我在排练场的情感饱满度比昨晚的演出还要高。比如梅加给斯特科缠绷带,剧本提示说梅加心情矛盾,落泪啊什么的。我当时的感觉可能有对舞台的一种情感的堆积在里面,所以我就充满深情地给他缠那只受伤的耳朵……然后导演经常会问,你为什么这样?我感觉你跟这个小男孩好像有一种扯不断的情丝……(笑)很矛盾。但是我觉得梅加的这种反应,更多的是作为人,而不一定特指作为母亲。不单单梅加是个矛盾的人,你是个矛盾的人,我也是个矛盾的人,只不过矛盾的大小不同,不一定是面对生死的矛盾。所以有矛盾是好的,证明这个人物是丰富的。但是到了剧场之后,就该把多余的东西,不适合梅加的东西都斩掉,如果过多地保留那些情感,往往就变成演员的一种自恋了。其实情感在内心埋得越深,表现出来的东西会越好。如果真的是在一个很深的基础上,情感爆发了,那是可以接受的;否则的话,是不可取的。

问:那您在梅加身上是不是找到了这个情感基础呢?
夏:我是这种,如果我确信我能做到,我在舞台上就会站得住;如果我不确信,我就会很矛盾、很犹豫,大概第一句台词会说不出来。有一次在排练场,我跟査导说,这个角色需要一个有强大气场的演员站在那儿,别人才会信服。这种感觉,只有你试着站在那儿的时候,才能体会到。在整个舞台气氛的包围下,你要有一个很大的气场去罩住这个角色,要不然就发散掉了。所以我觉得演这个戏需要很大力量,不是指力气,而是你的内心必须极其强大,要不然你在舞台上是站不住的。这种力量当然有导演能够帮助你的部分,但更多的还要靠一个演员的个人修养积累。

“戏剧演员的格调”

问:昨晚是您演梅加的首场,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夏:哎呀,昨天我们出了好多错……虽然我也演了这么些年戏,还算有一定的自信存在,但是当观众席的座位都坐满了,依然会有一些紧张,这种紧张也带有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够把想法透过声音和形体表现出来的迟疑。作为话剧演员,声音的表现力是很重要的。作为舞台演员,必须要有舞台的腔调。不要怕人说你有舞台腔,那是对舞台腔的认识不正确。舞台跟观众席是有一定距离的,在剧场空间这个圆弧下,要把你的整个情感传递出去,跟观众分享,腔调是很重要的。这么久没有站到舞台上,说真的我对自己很不确定,我不知道自己能在舞台上呈现出什么样子,我这两条腿是否还有力量,我够不够端庄……(笑)这些是我对自己起码的要求。说真的,在舞台上,我对自己的要求特别多,我不喜欢形体随便动,我觉得演员的形体要有节制,多一个手势、多一个回头都是多余的,都是极不准确的。

问:要讲求严谨性。
夏:对。作为演员,天赋自然是极其重要的,你的天赋会一直有,但是如果你的认识能力不提高,天赋就会慢慢减退,也许就会变成一种庸俗;反之,你就有可能是一个好演员。年轻的时候,你真挚,有热情,哪怕缺少一点儿严谨性,我觉得都可以原谅。但是越往后,如果那几样你最有优势的东西丢掉了,严谨性却还是没有提高,那我不知道什么样的观众会愿意接受你的表演。你是经过严格的戏剧传统教育培养出来的演员,对自己要有认识,要有自己的格调,要保证作为戏剧演员的品质。这种品质,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你自己要有认识。

舞台并非“自由之地”

问:您演过的话剧似乎以小剧场居多,不乏实验性作品,是个人偏好的选择吗?
夏:其实我从骨子里是喜欢传统的,传统的是有根基的。在传统或者古典的根基上,加一些先锋、前卫做点缀,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满台都是那些,我觉得就是瞎赶时髦,就是搞戏剧的人自己心神不定。我觉得先锋是一个特别极致的东西,现在有些所谓的先锋,在我看来只是表现形式比较随意、自在,还不够极致。但如果过于随意,缺乏严谨性,实际上暴露了你的认识不够深入。舞台本就不是一个让你非常自由的地方,它是有限制的,你必须体会到它的限制之后,才能够自由。现在我们很多戏是撒开了自由,对舞台空间的认识其实是混乱的。那些从严格意义上讲不叫戏剧,只是一种表演,可以叫杂耍……

问:行为艺术……
夏:对,反正不是戏剧。从美学观念上讲,我有我个人的审美习惯。我喜欢舞台越简单通透越好,不太喜欢灯光什么的“变化多端”,感觉好像是在刻意地营造。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就像导演要求我们演员的表演大方自然,我们同样希望舞台呈现的效果也要大方,不需要刻意,我感觉那对舞台表演会是一种干扰。

夏力薪简历

原名夏力心,1993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89级,同年进入原中央实验话剧院,现为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
主要话剧作品:
《洒满月光的荒原》(1993年,饰 细草)
《阳台》(1993年,饰 小偷、女招待、尚达尔)
《浮士德》(1994年,饰 葛莱卿、驾车童子、贵妇人)
《棋人》(1996年,饰 媛媛)
《三个女人》(1996年,饰 芳芳)
《保尔?柯察金》(1998年,饰 冬妮娅)
《原野》(2000年,饰 金子)
《皮脸》(2004年,饰 她)
《纪念碑》(2013年,饰 梅加)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