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萨勒姆的女巫》摘  

2015-01-11 10:37:07|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第一场戏,洗刷年末那个难熬“长夜”留在同一剧场的痕迹还得靠老剧。看着舞台上借人家的笔、人家的口,用不许承认的谎言证明着不曾存在的真相——这不正是我们的原创作品在“践行”的“睁着眼儿说瞎话”?困境层层推进,绞索越勒越紧,唯有良心才是自己的法官。请找到它。

我初到这个村庄的时候,就好像一个新郎去会他心爱的人,带着崇高的信仰作为他的礼物。我带来的是上帝最最神圣的法律。但是,凡是有生命的东西,只要接触到我那乐观的信心,便立即死亡;而我那充满伟大信仰的目光,不论看到哪里,那里便有鲜血涌流。如果信仰会带来献血,那就不应再坚持这种信仰。如果法律会给你带来牺牲,那么,这种法律就一定是错误的法律。生命是上帝最最珍贵的礼物;没有任何一条原则,不论它是多么崇高壮丽,可以作为夺取生命的正当理由。至于上帝对此将会如何裁判,不必担心害怕,因为上帝对于一切为了自尊心而轻易抛弃自己生命的人的惩罚,要比对于一个撒谎的人的惩罚来得更加严厉。——魔鬼的辩解

我无法像个圣人似的登上绞刑架。那是欺骗。我不是个圣人。我的诚实早已败坏;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早已腐烂了的东西是不必再担心变质的,我即使对他们撒谎,也不会对我早已败坏了的诚实造成任何损伤。我之所以保持沉默,那是出于憎恨。对狗撒谎,那是很难做到的一件事。让那些从来没有撒过谎的人去为保全灵魂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吧。对于我来说,那是假装正经,那是虚荣心,我如果那样做,既蒙骗不了上帝,也不会使我的孩子今后免受饥寒。——地狱

他们想要像圣人一样死去。我不愿意损害他们的名声。我只能说我自己的罪行;我无法评判别人。我没长那样的舌头。我是对上帝忏悔,而上帝已经看到了我的签名!我有三个孩子——如果我出卖我的朋友,我以后怎么能叫他们要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在这个世界上走路?他们因为沉默,所以要被绞死,如果这份东西要在他们绞死的那一天钉到教堂的大门上,我就会玷污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声!去对他们说我已经坦白了;去对他们说普罗克托跪在地上像个女人似的哭泣求饶;你们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但是我的名字决不能——因为那是我的名字!因为我这一生不会再有第二个名字!因为我撒了谎,并且在我的谎话上签了名!因为我对那些被绞死的人来说,我连他们脚下的泥土也不如!没有我的名字,我怎么能再活下去呢?我已经把我的灵魂给了你们;你们就把我的名字留给我吧!——炼狱

这是你们造就出来的第一个奇迹。你们的魔法现在生了效,因为现在我已经深信不疑,我在约翰·普罗克托身上看到了几丝高尚的品质,虽然还不足以编织成一面大旗,但它洁白无瑕,足以驱走你们这群狗。不要在他们面前流泪!眼泪只能使他们高兴得意!要显示出尊严,要显示出石头一般坚硬的心,要用这颗石头般的心去打败他们!——天堂

《萨勒姆的女巫》摘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