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村上春树:一辈子做一只井底之蛙- -  

2014-08-28 15:58:35|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用第三人称写作让我不舒服:好像在俯视人物”
从1979年写第一部小说开始,我每部用的都是第一人称。我试过几次第三人称,结果花了20年才写出第一部,《海边的卡夫卡》——而且每次都觉得不舒服,好像是在俯视。我想和我的人物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这叫民主!

2、“年轻时我想做一个安静的人,过安静的生活”
冈田亨(《奇鸟行状录》主人公)是我的英雄,年轻时我曾想像他那样。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人,过安静的生活。可是再也不可能那么安静了!人生真是奇怪。

3、“我喜欢熨衣服,还替我妻子熨!”
我写一部小说要花一两年——每天都写……会很累!我必须打开窗呼吸新鲜空气。我(在一本书里)另开一条故事线是为了自娱自乐——我希望读者也能获得娱乐!而且我用的是第一人称,所以我需要别的东西(来发展这些故事情节):信,或者某个人的故事。

4、“我不喜欢写暴力和性虐待——但为了故事不得不写”
写(《奇鸟行状录》)的时候吓死我了!所有译者都跟我抱怨说太吓人了。但是写的时候要可怕得多!可我不得不写。暴力和性虐待对故事是一种刺激。我不喜欢写,但为了故事不得不写。

5、“我毕生的梦想就是待在井底”
我毕生的梦想就是待在井底。那会是美梦成真。我觉得写小说很有趣儿,你可以无所不能!所以我就想:我可以坐在井底,独自一人……妙极了!

6、(关于译本)“你可以放心!”
我可以读英文书,读不了法文、俄文、德文的……每次一个英译本完成,他们都会把稿子寄给我。我读着挺好!但我不知道下次会怎样!我的观点是我喜欢的就是好译文。所以你可以放心!如果发现错误,我会给译者打电话。一本书也许会有三四处吧。

7、“(每天)写作时我完全不清楚会发生什么”
开始动笔时,我完全不清楚会发生什么。比如《奇鸟行状录》,我的第一个念头是鸟的叫声,因为我在我家后院听到过一种鸟叫。那是我第一次听到那种叫声,但是后来再也没有听过。我觉得它预示着什么,所以我想写它。第二个念头是煮意大利面条——都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我正在煮意面,有人来电话。所以我就从这两样入手。我持续写了两年。这很有趣儿!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每天都是。我起床,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然后对自己说:“今天会发生什么?”这很有趣儿!

8、“我的想象力是一种动物,我所做的就是养活它”
我对井很着迷,还有象、冰箱、猫、熨衣服。我也解释不清。

9、“我的生活充满了奇怪的巧合”
狄更斯的书充满了巧合,雷蒙德·钱德勒的也是:菲利普·马洛在天使之城遭遇死尸无数。这是不现实的——哪怕是在洛杉矶!但是没人抱怨,因为不这样故事怎么能发生?这是我的观点。而且我的现实生活中也发生着太多巧合,在我人生的很多关头都发生过奇怪的巧合。

10、(当小说家)“不通勤,无会议,没老板”
(无须多言,你懂的。)

11、“虚构小说时我需要音乐”
(小说里的音乐)自然而然就来了。虚构小说时我需要某种悦耳的东西,歌曲自动就来了。我从音乐里学到了太多东西——和谐、节奏、即兴创作。节奏对我很重要——你需要它来抓住读者,好继续写下去。通常我边写边听音乐,书里提到的歌曲往往就是这么来的。

12、“我没打算写悲伤的人物”
(为何笔下众多人物看起来那么悲伤?)真的?(冈田亨对他的婚姻肯定就很伤心……)每个人都是!我没打算写悲伤的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