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2014-08-02 18:30:22|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Tom Hiddleston:
感受恐惧,只管去做。
他和每个时期每个年龄段的每个男人和每个女人对话。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Ian McKellen:
人们不应该回避一个事实,排一出四百多年前写的戏对每个参与者来说都不容易,不管是剧组的演职员,还是将要来看戏的观众。这可不像看一段儿《加冕街》那么轻松。里面有些词儿难懂是因为现在已经不用了,有些则是因为句法、语法、词语排列听起来过时了或者有点儿奇怪。但是展现在你眼前的故事是一个混合物,一方面是故事作者和演员在场的强烈现实,另一方面是你始终知道演员是在场的。它是一种想象力的行为,以观众和讲故事的演员的名义说:这个故事是第一次呈现在你面前。
台词的韵律是莎士比亚给演员应该怎么说台词的一种提示。de-DUM,重音在dum。“Wilt THOU be GONE?(你现在就要走了吗?)”(《罗密欧与朱丽叶》)只要遵循台词的韵律就行。我总是在寻找那种韵律,并且信任它。我绝对敬畏莎士比亚。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一个在他们的职业生涯结束时说,演莎剧真是浪费时间。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Ewan McGregor:
我看过一些真正的好莎剧。但我从来没对它另眼相待,我觉得和其他戏剧相比,它既不特别好,也不特别差。所以我对它的态度应该是不卑不亢的。当然,演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但你还是要像对待其他戏那样去做,首先把它当成一个故事,而且通常是真正的好故事,人物也有意思。话说我9岁就想过演莎剧,可以说曾经是我的梦想。但上学期间我没怎么考虑过这事儿,因为我们学校这方面的实践非常少,除了在书本上读到。糟糕的是当时我并不是非常理解。其实现在也是……
我从来没弄明白过抑扬格五音步。就像是一场骗局,每个人好像都懂,除了你……当韵律送上门儿来,我开始随着它飞翔,我还记得它第一次在排练中出现时的感觉,词在你嘴里融化,那种味道好极了。在它面前,天赋平等。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Alan Rickman:
几周前我去环球剧场看了一场《罗密欧与朱丽叶》,是它们的戏剧教育项目的一部分。就像在一个足球场,在黑暗中大喊。他们没的选择,只能演喊叫版《罗与朱》,因为你不喊观众不听……不过还是相当精彩。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John Hurt:
我知道它是你要认真对待的,但我不是十分清楚要怎么认真对待。
如果你看过马龙·白兰度演的玛克·安东尼(《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他真的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真的知道他是在对一千个人说话!韵律由内而外生发,因为他是个处在全盛时期的伟大演员……一格都不会错。他是美国演员,那又怎样?没有任何区别。他找到了韵律。但是你必须从知道你在说什么开始。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Michael Gambon:
它令我非常恐惧。我知道没什么可怕的,但是我在这方面的成功案例真的不多。
大声说出来,喊出来。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Ralph Fiennes:
我高考英语得的E,有道关于《李尔王》的题我没答上来……
声音来自灵魂,来自内心,来自你是谁。我想这是作为一个演员的安身立命之本,然后你才能想象自己是另一个人,并且成为他。我们是否相通?我们是否被所见感动?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Ben Kingsley:
我15岁看Ian Holm演的《理查三世》,他拖着腿穿过舞台,我在观众席最后跟着他同步移动,就为了和他保持最短距离。他走回来,我也走回来。没人阻止我,我就像他在观众席里的镜像。然后……我就失去知觉了。我晕倒了,可能是太激动,也可能是没吃早饭……我在休息室醒过来,一位女士问我要不要喝水,我说要。喝完以后我就回去继续看戏了。
优美的韵律,可以改善听众的新陈代谢。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Jude Law:
莎士比亚的角色没有权威版本,哈姆雷特没有权威版本,他会随着时间、演员和观众的不同而转换。你只需要对这一场的观众、这一版的演出负责,而不是对400年来所有演过他的演员负责。但是真要摆脱这种压力是很难的。即使是今天,也会有观众是第一次来看莎士比亚,他们也许会觉得过于戏剧化。但你想想这些戏当年是为什么样的观众写的,目不识丁,没有广播,没有电视,啥都没有。这可能是通往他们想象力的惟一入口,除了躺在床上空想。我们排这版《哈姆雷特》不是要反思什么,也不是要注入新的东西,好像我有一种新的解读,或者我要歇斯底里地演。是什么就是什么,重要的是把台词说出来。它是那么丰富,你甚至不可能每个晚上都全部理解吸收。但这至少是一次情感上的旅程,会让你有所收获。
跟着词儿走,它们就像最完美的地图。

 

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勾搭(摘译)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Judi Dench:
有一种关于莎士比亚的恐惧说这是一门儿我们不理解的语言。事实上没有比它更容易的了。我记得上学时是这么阅读的,老师说每个人读六行,我想应该是可怕的《威尼斯商人》,对不起,威尔。每个人六行,不管是谁在说话!所以毫无意义。但如果你这么告诉一个孩子,你爱上了某个人,或者你知道爱的感觉,或者你曾嫉妒过某个人,某个东西,一个玩具?你有没有为什么事儿真的动过气?莎士比亚写的就是这些!而且他写得比其他人都好。偏见先入为主。有人告诉你它很难,你害怕无法理解它。这取决于演员个人。但莎士比亚的那些台词,他是怎么写出来的?比如《麦克白》里关于睡眠的描写。“把忧虑的乱丝编织起来的睡眠(他怎么想到的?),那日常的死亡,疲劳者的沐浴,受伤的心灵的油膏,大自然的最丰盛的菜肴”……如果你写出这种句子,你会整晚不睡地盯着镜子照的。
不必害怕。如果我们能以某种方式告诉每个人,它真的没什么可怕的,相反甚至是可以自豪的。它给你这个权利。我们多么幸运,他是个英国人。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英国站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