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天平的两端  

2014-06-30 13:37:43|  分类: 写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上半年的最后一天,翻过漫长而凶险的一周,愈发嚣张地闷热,却未必宣告着任何新的气象。哦不,天气预报说这将是雷雨归来的一周。谁知道呢?从香港密密麻麻的楼顶坠入重庆武隆的坑底也是可能的。

过去18年里,有不少机会,让我想象过再历这一天,然而还是没想到它准备了这么一份儿漫长的见面礼。坐立不安的上周一,最令人沮丧的莫过于七个多小时手术后,知道做的不是update而是uninstall的一刻。这不仅意味着搁浅在时间的沙滩上,更充满不确定性的是你不知道下次涨潮何时,甚至会否到来。

然而,心先乱了是于安然度过最无用的东西,唯有抱着死磕的态度,抗衡命运的嘲弄。就像过去两天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我将“洪水”退去,将混乱清理——当然是在正确求助并得到有效帮助后——看着仿佛未及的案发现场,我深感人的意志力和行动力的极限是能够被挑战的。

“请不要取笑我;我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傻老头子,活了八十多岁了;不瞒您说,我怕我的头脑有点儿不大健全。我想我应该认识;可是我不敢确定;因为我全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而且凭着我所有的能力,我也记不起来什么时候穿上这身衣服;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在什么地方过夜。……你必须原谅我。请你不咎既往,宽赦我的过失;我是个年老糊涂的人。”

当上周五白天的各种不愉快堆积到夜晚的舞台上,听着“李尔王”呓语着清醒的心声,我不由自主地在黑暗中隔着书包握住了手机的轮廓——里面存着一条开场前发来的微信,正是一位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对任性女儿的道歉。我能说什么,我该说什么?生活,再次以它自然有力的戏剧性教训了总想借剧场做避风港的我——现实,是门儿躲不掉的艺术。

“我是个笨拙的人,不会把我的心涌上我的嘴里;父亲,我爱您只是按照我做女儿的名分,给您的爱,一分不多,一分也不会少。”

天平的两端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