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袁泉:花的姿态  

2014-06-23 13:16:29|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时间:2014年1月26日16:00
采访地点:国话剧场后台化妆间

舞台,像一块巨大的画布,随着演员每塑造一个角色,一种颜色便泼于其上,逐渐将画布染成一块五彩斑斓的调色板。但是仔细观察,有些颜色总能从纷繁中突显出来。这几笔浓墨重彩,勾勒出一朵花的姿态,便成了每个演员独有的舞台形象。

袁泉,2000年从中戏毕业进入剧院至今,8部话剧的成绩单,用她的话说“量不是很大”,却扎扎实实种下了属于她的舞台之花,安静地绽放。“花儿的颜色,偏红不对,偏蓝不对,偏紫不对,就是那么一点儿颜色。”(《狂飙》台词)什么颜色?坐在剧场后台化妆间里的袁泉将头斜靠在椅背上,为了想出一个准确的形容,陷入了“较真儿”的沉默。但这“冷场”的空气中,非但没有尴尬,反而像舞台上那必不可少的停顿,满满都是不善言辞的人留给别人和自己的温柔。

 

【安/朱帘秀/莎乐美:激烈的红色调,安偏橙,莎乐美偏紫】
“莎乐美、安、朱帘秀都是挺热烈的角色,当时我特别疑惑,不知道导演为什么要让我来演,不知道我要调动出什么样的激情去演绎她们……所以在排练场有一个解放天性的过程。”

提起《狂飙》,袁泉的第一反应就是剧中合唱的那首《海上花》,回忆掀起的波浪仿佛清亮了她略带沙哑的嗓音。

“《狂飙》里的那个年代,我觉得是有梦的年代、有信仰的年代。那时候剧组里的平均年龄才25岁。我们四个中戏96、95、94、93级的女孩,我最年轻,师春玲比我大一届,陶虹比师春玲大一届,朱媛媛比陶虹大一届。那个戏是我们青春最好的记忆,也是我毕业之后排的第一个大剧场话剧。当时的表演是一种无意识的、本能的状态,对角色没有判断,依靠的是直觉和热情。不过那也是一个挺难得的阶段,因为每个阶段的创作习惯都在变化。现在对角色的判断、理性分析越来越多,也许是进步,也许是一种退步,理性分析得太多……”

【沈小优:金属外壳里的柔软的心】
“小优是一个行为艺术……(笑)她是金属色的,因为她从一开始就是奔着这个人的心去的,这个人身上有她爱的那个人的心脏。所以这其实是一个特别冷酷又特别柔软的出发点。”

在成长经历中,青春是用来怀念,不是用来留恋的。同样回不去的还有《琥珀》。不管多少观众期待再在舞台上看到袁泉的“小优”,相见,不如怀念。

“《琥珀》写的就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状态,注定是一个充满了爱的能量的青春期的状态,也是我青春的纪念。演员这个职业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纯技术性的活儿,很多时候当你心里寻求某一个指引时,角色会带给你。但如果过了这个阶段,像我现在36岁,状态完全不一样了,那些台词就不成立了。”

【云之凡:白色的山茶花】
“无论是对江滨柳、观众,还是对我来说,云之凡永远是记忆里、照片里黄浦江边那个特别美的状态。而她之后40年的所有经历,我们没有办法想象,所以我情愿她永远是照片里那个最美的状态。”

《暗恋桃花源》中,袁泉随云之凡经历过沧桑,尽管现在的化妆技术足以“颠倒乾坤”,但她还是相信,演员到什么年纪就演什么角色。因为角色在舞台上立起来之前,必须先在演员心里成立。

“《暗恋桃花源》的形式比较特殊,是《暗恋》和《桃花源》两个戏在一起,其实就是一个群戏。云之凡和江滨柳在里面只有两场戏,一个是40年前在黄浦江边,一个是40年后在台北的病房。这个戏我演了八十多场,当时总是有特别多的感慨,因为每天要在化妆间经历一次‘10分钟变老’,好像预知了未来的好多感伤,演着演着就觉得好难过。”

【简·爱:渐变的、有很多层次的蓝色】
“简·爱是蓝色的,但不是单一的蓝色,可能是从云淡风轻到蔚蓝、深蓝,甚至乌云密布。我觉得蓝色并不仅仅是忧郁的,而是干净、纯粹、宽广、自由的,就像当你看到蓝天或者特别宽广的海面时,你会觉得心变大了。蓝色是偏冷静的颜色,而简·爱是一个很‘控制’的人,她内心有很多冲动,但是她的行为方式受到自己意志的强烈控制。”

《简·爱》在袁泉心里的分量是不言而喻的,从少女时期对小说的信仰,到有机会亲自诠释,如同一场梦想成真。但是就如她心里已铭刻着一个形象,每个观众心中都有一个简·爱,这是风险,更是挑战。

“根据名著改编的作品是挺有风险的,因为一本小说表现出来的人是那么丰满,但是在舞台上只有两三个小时,必须摘取几个段落就让这份情感确立起来。当我们重读小说,发现书里有大量的细节和人物情感、关系的递进。比如简·爱和罗切斯特先生是怎么相爱的,书里写了上百页才到了爆发的时候,可是在台上只有不到一个小时。我一直特别理想地把简·爱和先生之间的关系看成是朋友式的爱情,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先生如果没有经历过那些浪荡、痛苦的生活,未必会感受到简·爱身上的闪光点;简·爱也未必会通过与先生的相处,透过他傲慢、蛮横的外表感受到他那颗脆弱、善良的心。他们的价值观是相通的,简·爱其实是先生心底渴望的一个投射。

“每年复排,我们都会找出书来看,因为觉得书里有太多很好的细节没有用上,希望哪怕是在台词上见缝插针地做一些调整,能让观众获取的情感信息更丰富一些。这样对戏肯定会有帮助,这是复排的意义,也是演话剧的一个吸引所在。做演员可能也是这一点比较有趣,可以把自己的感受和角色的经历融合在一起。这纯粹是个人化的,不能说我今天这个视角肯定是观众最能理解的,它其实是一个比较主观的判断。我说我传达的是什么,但我表演出来的、观众看到的,未必是我想说的。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呈现得越来越好,这是客观的。”

当然,再爱不释手的角色,也有分别的一天,不过在那之前,就尽情享受与角色的共同成长吧。

“有时候我想,《简·爱》我差不多能演到45岁,再往后估计就演不了了……我想象不出我45岁演的简·爱和我第一次演的会有什么样的区别。演员是在不断地走进角色,出来旁观,又走进,又旁观。每一次可能是人生不同的阶段,和角色相处的姿态也会不一样。这本小说是我特别喜欢的,这个角色也是我极度认同的,包括她说话的方式、对待事情的态度,我也许达不到,但她是我特别希望自己成为的一个样子。所以2009年第一轮排演时,我是仰视、膜拜她的,把她当成一个精神向导。但如果到了45岁,也许我和她相处的状态会是另外一种,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也挺有趣的。所以我喜欢排话剧,它不是一个演出结束就交代完了的工作,它和你的生活、成长是息息相关的,尤其是碰到好的对手、好的创作团体时,你会希望这个戏一直演下去。”

【家珍:土地上长出的青草】
“小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福贵在戏里说的最后一句:‘……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家珍就像是大地,包容一切,用她所有的可能滋养着生活在她身边的人,不管是福贵、儿女,还是乡亲。她死了之后,福贵说:‘家珍死得很好,……一点是非都没留下,不像村里有些女人,死了还有人说闲话。’文字很简单,但她一生的状态已经呈现出来了。”

与《简·爱》的“化繁为简”相反,《活着》的舞台化像是一次走在钢丝上的“由俭入奢”,“原著的味道”,充满了整个排练场。

“余华是我最喜欢的当代作家,没有‘之一’。他的个人风格太强烈了,他的语言特征、他对生命的态度,不管是《许三观卖血记》还是《活着》,都会让你觉得奇特。我们所感受到的悲欢离合的正常情绪,在他笔下几乎都被压到最低,转变成一种最本质、最简单的文字,没有渲染和假装。所以我们从第一次讨论这个戏时就确立了一点,余华的语言风格必须在戏里得到延续。有时因为戏剧矛盾冲突的需要,我们试图把书里写的东西再延伸一点儿。比如一个很大的事件,书里用几个字就交代了,但是针针见血,而要在舞台上把它演出来,可能需要编一些人物的语言,但必须特别小心谨慎,忠于原著的味道。刚开始,导演在排练场把福贵经历的大小事件写了满满一黑板,我们把这些事件用现实主义的方式全排了,就像在学校排作业一样,之后再挑选哪些要,哪些不要。最后留下的就是现在戏剧里呈现的,延续了小说的第一人称,由福贵以他的感受带着观众回过头去看他们那个时代的人经历的所有事情,而家珍就是福贵的一个陪伴者。”

“陪伴”——在这部男性视角的戏中,袁泉在舞台上的沟壑纵横中找到了“活着”的姿态。

“她的姿态基本上是附属于福贵的,所有事都是福贵拿主意,她就像他的一个影子。从人物性格来说,她是一个非常沉稳的、集传统美德于一身的包容性太大的女人。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这个女人那么包容,永远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永远能找到她的‘海阔天空’?即使是我们看来很委曲求全的一些事情,她也能够从特别艰难的境遇里获取幸福的能量。”

【白素贞:白底上的红花】
“白素贞很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从踏入人间的第一步就张开双臂要去拥抱她看到的所有人的生活状态。她有一种纯粹的、婴儿般的热烈,就是一心想成人,要去感受人世间的情感,要寻找爱,但到头来被现实伤害了。但她没有经历从小长大,慢慢地感受到人世间的不易、欺骗、怀疑的过程,而是一股脑地扎了进来。她的热烈不是举止上的,而是从根上的热烈。”

在最近的一部作品《青蛇》中,袁泉碰撞上的不再是黑纸白字的确凿,而是来自古老传说的惯性。

“这出戏跟《白蛇传》不太一样。在我们这个戏里,青蛇和白蛇有一些分歧,法海不是一个坏和尚,而是一个非常好的师父……从一开始创作,我们就在为每个人物找现今生活中的对照,最初白素贞就被定位成一个‘良家妇女’,后来又被具体地定位成‘婚后的女人’。我是个特别较真儿的人,如果给我一个概念,可能我真的会照着它去走。如果和我心里想的是通的,我就比较舒服;如果相悖,我就会特别拧巴。我并不觉得白素贞是一个良家妇女,一个从属于传统道德、社会规范的女人,而青蛇就是一个叛逆的、追寻自我的女人。在我心里,素贞是一个最勇敢地面对自我的女人,她就是不愿意当蛇,就是要当人,所以她义无反顾,当人当得彻底,最后走入雷峰塔也是当下了断。我觉得自我意识的叛逆精神在她身上是终极的。”

白蛇的命运,宛如《海上花》中所唱:“是这般奇情的你,粉碎我的梦想,仿佛像水面泡沫的短暂光亮,是我的一生。”但是袁泉爱素贞,也理解许仙,所以愿意在台上默默承受美好被毁灭。

“白素贞我演得很悲伤,可能大部分人不会那么较劲,但对我来说,这种情绪会特别强烈。我只能站在我的视角来感受我的角色,观众也许没觉得怎么样,但是我觉得我很悲伤。有一个片段是白素贞抱着孩子,法海和济着那些和尚都在责怪许仙身为人,背信弃义什么的。观众在底下会跟着笑,说‘骂得好!’每天演到这儿我都很难过,心里极度悲哀——这是人本来的样子啊!是我们真实的样子,而且并不是一个不好的样子。许仙身边是一条蛇,这份爱情本来就是不平衡的,就是法海原本说的,道不同,不能在一起。在我看来,这根本是一个原罪的东西,我一点儿都不怪许仙,他做的是他应该做的。

“越美好的东西被摧残,越会让人难过。人有的时候是希望自己能做个梦的,如果你还有做梦的能力的话,但如果把梦打碎,什么都是真相,会让人很难过。我在这个戏里就有点儿像我一直执著地要做一个梦,然后所有人都在那儿:醒醒,醒醒……可能我在这方面还有待成长,我也不知道我到了多大年纪才真的能够有一个全局观,把戏只是当戏,当成一个游戏……”

 

如果说别人眼中的未必是真正的自己,话到此时,袁泉亲自描绘的舞台形象已经分明地跃然画布之上,每一笔都倾注了她的心血,力透纸背。

“最初排话剧的时候,没有想过角色会和你的生活产生什么样的联系,就是以一个‘演戏’的状态去面对话剧工作的。慢慢地,你发现自己越来越珍惜自己选定的这些角色,你的很多感触和剧本里人物的状态经常会有一些不谋而合的地方;你开始有了愿望通过角色去传达一些你对生活的态度,也越来越享受这种‘重复’——所谓的重复,只是借了一个戏的外壳,而你的感受和角色的经历都在不停地产生变化,你会发现自己还有很多空间、很多可能性,也希望自己能看到更多、学到更多。

 “面对不同的角色,有时我会充满信心,有时会特别自卑。都说演员是为人民服务的,观众是上帝,可我觉得不是这样。最终,演员是要借角色传递自己的力量、表达自己想说的话。有时候说演员演一个角色付出了什么样的辛苦,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付出都不存在。因为我不是为别人去演的,很大程度上是为我自己,所以没有‘付出’这两个字,是我一直在从角色身上‘得到’。对我来说,每个角色都像是一个精神伙伴,因为戏剧是我逃避和面对我的人生的一个出口。我特别依赖我的角色,也真的会把我的一些小小的经历和感受放到他们身上……所以期待下次演个喜剧吧!起码是一个轻喜剧!(笑)”

笑声过后,又是一阵“温柔”。不疾不徐地说话,时而停下来思考,袁泉身上确有一种如她自己所言的“慢慢的”节奏,像超慢镜头下一朵花的绽放。或许,这便是她的姿态。

 

袁泉简历

2000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96级本科,同年进入原中央实验话剧院,现为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
主要话剧作品:
《梁祝》(1999年,饰 祝英台)
《我听见了爱》(2000年,饰 阿瞳)
《狂飙》(2001年,饰 安、朱帘秀、莎乐美)
《琥珀》(2005年,饰 沈小优)
《电影之歌》(2005年,饰 清清)
《暗恋桃花源》(2006年,饰 云之凡)
《简·爱》(2009年,饰 简·爱)
《活着》(2012年,饰 家珍)
《青蛇》(2013年,饰 白素贞)
主要获奖情况:
2007年入选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成为入选者中最年轻的演员
2010年凭借话剧《简·爱》荣获全国戏剧文化奖·话剧金狮奖优秀表演奖
2011年凭借话剧《简·爱》荣获首届学院奖(话剧表演)最佳主角奖
2012年凭借话剧《活着》荣获国家艺术院团优秀剧目展演优秀表演奖
2013年凭借话剧《简·爱》荣获第26届戏剧梅花奖“一度梅”奖

袁泉:花的姿态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http://www.yupoo.com/photos/shawxx/albums/15093659/

  评论这张
 
阅读(24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