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没头的孩子  

2013-01-11 23:56:18|  分类: 写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猪:

确切地说是分别一年半了。相当忙碌的时光,改变的环境,变换的心态,适与不适之间,可以看到自己仍是原来的部分,以及再也不是从前的分子。并非所谓失去才知好,确在困惑、困境、低谷中难免勾起回忆。对于一个社交障碍者,能和“同事”轻松相处,不夸张地说是迈出了人生的一大步,个中转变,熟悉的家人都会念起。

你来电的下午,不知掩饰得是否足够,其时情绪正像快扯断的皮筋儿,不稳定地颤抖着——但是没什么大不了,又一个糟糕的时刻罢了,只是越来越频繁地发作。听出你的声音,谢天谢地,皮筋儿暂时松弛了下来。今日你信中说:“我把书印出来了,就印了两本,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两本,我们一人一本,纪念我们年轻的时候干过的比较幼稚的事,心永远不要长大。”捧着这“独一无二”的二分之一,眼泪又不争气地下来了。

没头的孩子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没头的孩子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没头的孩子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没头的孩子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没头的孩子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没头的孩子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没头的孩子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没头的孩子 - Mumu - Spasskoye-Lutovinovo

这一年半来,“新世界”之所见,幻象中的蜜月后,惊吓、颠覆、疲累,咀嚼着难以言说的苦涩。或许你所见,算是我的努力苦中作乐吧。这世上少有“顺利”的工作,我早已知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至少尚未传到我耳中。追梦,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但我还没停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相隔一千多公里的我们,共勉。


又及:大荧幕《重庆森林》当晚,或许是半小时的排队冻入骨髓,梦中都是寒战。好容易进场,在座位上遇见伊人,正读的偏是英文版萨拉·凯恩戏剧集,说是一别后学英语的锻炼与成果,既是不期而遇,自然再次错失将英文版《红色》还给她的机会……次日,一旦想起梦境,心下便隐隐不安,不敢想这对一个重度MDD来说是否任何不祥的预兆。当然,现实中的《红色》她已赠与我,我却一直放在办公室拒绝带回家,仿佛那样一来,便真的要永远翻过一页了。

我始终相信,搞创作的人,闲谈也娓娓道来,梦境都成故事。早想把她讲的一个梦记下来,却始终没有勇气,时至今日,细节越发模糊,只剩下轮廓。“我”是一个没头的人,脖子以上是空的,因为没头,从小待在家里,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去上学;因为没上过学,长大了找不到工作,只能在“菜市口”干码(被砍下来的)人头的活儿,日复一日地数着,一个、两个、三个……却始终没有一个头属于“我”……梦以她哭醒告终,作为不争气的听众,我悄悄别过脸,擦去感同身受的泪水。其时、今日,我们都是,仍是还在寻找的headless。只是,我尚能苦中作乐,希望她,也早日回到阳光下。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