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表演情绪”  

2012-09-26 22:56:12|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泰特斯2.0》的拥趸,可以说,椅子是我去看《一出梦的戏剧》的最充分的理由。我无意比较,但不得不说,这场梦对椅子的运用非常impressive,堪称无所不用其极——如果椅子是有生命的,一定是全场流汗最多的演员。另一个深刻印象的环节是音乐,烘托气氛无孔不入。两个“无处不在”,换个角度说,道具和音乐多少有些喧宾夺主吧?不过好在,还有一个更抢戏的——我可以不比较椅子的运用,但是必须说,邓树荣的演员比裴魁山的好。这场梦中,当演员沉浸在各自角色的小故事中时,戏很好,每个角色背后显然都有令人遐想的经历;但是一旦从具象中抽离出来,充满诗意却浅显直白的台词带来的无限可能性对演员的挑战显然更大。

说实话,我对文本以脱离人世的姿态俯瞰自作孽不可活的蝼蚁并不是很有共鸣,也许那是我永远也领悟不到的境界,可谁让我就是地上的一只蚂蚁呢?自然对随时可能倾盆而下的杀菌肥皂水儿充满警惕。因此就更需要恰当的表演来把那些激荡着“病态”的诗句以某种“合理”的声音吟诵出来,才有可能提高我的肾上腺素。其实在神的女儿和诗人浑身颤抖声嘶力竭之前,作为泱泱天朝的一棵草民,我的情绪已经被鼓动起来了,就等导演这最后一哆嗦了。没成想,被演员的“表演情绪”一泻千里——

他们在被自己激动感动着,无法抑制身体的抖动,以至我一度担心他们会从椅子上掉下来(更多“表演情绪”可见十八大百姓宣讲团报告会上各种惟妙惟肖声泪俱下的演讲)。可我却突然从他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仍不忍放弃的凡夫俗子中跌回观众席,成为人类的种种可怜在他们脸上走马灯似的一一上演的看客。不管是走过一遭人间的神的女儿,还是忧天下之忧的诗人,仍然是以俯瞰蝼蚁的姿态发出的这份请愿,人之可怜还在他们的心理底线上徘徊,不会堆积成为他们的面孔。距离感,恰当的距离会让我被击中,而不是你被附体,我反落跑。看过戏有段儿时间了,关于这点遗憾,还是不吐不快。自然,我是个表演的门外汉,不懂瞎说,可是“表演情绪”,无疑成了我这场好梦的叫醒音乐。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