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没头脑和不高兴  

2012-09-14 01:58:38|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梦里,我去往爷爷家。爷爷就那样远远地看着我。可是,这是在梦里,我还是眼睁睁地看着爷爷站在原地,目送我远去……”剧情简介如是说,辅以大地般温暖的海报,我便望眼欲穿地从西二环外斜穿北京城,溜溜坐了俩小时车(前一个小时还有座儿,倒车后站了一小时)赶到东三环外,看到的却是一个现场录制的电视小品。

作为一个不怎么喜欢多媒体的观众,导演对多媒体的密集使用倒没使我过于不快,所以我可能责怪错了对象——那些花里胡哨的技术实验说不定是在为干瘪的剧本(真的存在剧本吗?)打马虎眼呢。简介上那两句话,原来是四个毫无关联的片段中勉强可以算作贯穿全剧的那个——一个自始至终不知为何消沉苦恼(丢失了梦想)的记录片摄影师和他的与其说不谙世事不如说二百五的助手在“伟大首都”寻找着“幸福的人”,而出租车上的堵城片刻、火车站的北漂儿送别、一段从相亲开始的“伟大友谊”便是发生在这座城市的另一些没头脑和不高兴。

这些日常,本是有血有肉的你我,戏中却是空洞的情节和没抓挠儿的表演——这样没有character的character,倒也难为演员了,何况其中好几位还不是科班出身。要说感觉比较舒服的还是卤煮何和爆肚钟,尤其后者的“2B”IT男,没了《卤煮》里的用力过猛,演出了点儿小人物的意思。相比之下,IT男的相亲对象就做作得让我起鸡皮疙瘩了,两个北漂儿更是没法儿看,车轱辘话来回转,不如闭嘴喝啤酒……至于摄影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怪我意志不够坚定,下次看见演员表里有董汶亮,咱还是绕着走吧。

就在我被生搬硬凑得不知所云的时候,没头脑和不高兴在舞台上飞奔了起来,回到被拆掉的家:洋气的三台摄影机将“我”的回忆放大,投射到现实中(找回梦想?)——原来如此,还是那个情怀!可当情怀成为作文的命题,即使那用心到细节的胡同四合院、猝不及防的自行车铃声、旁若无人的祖孙二人把我看哭了,也掩饰不了被消费的感觉。因为任何一个在胡同里长大孩子,不,任何一个得到过长辈疼爱的孩子,都有足够的理由为自己,而不是“我”的回忆流泪。或许是剧本先天不足,或许是导演就无心讲故事,可讲不好故事,就只剩下抒情和技术的堆砌,甚至连一篇合格的命题作文都算不上。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能理解主创们谢幕时频繁提到的创作中心情不好、不自信的阶段,如果我有一个这么单薄的本子,我的心情也不会很好,底气也不会太足。

导演谢幕时一再强调想说的话都在作品中了,可惜我无论如何也没从支离破碎的拼接中看出节目单儿上这番苦心:“当现实照进梦想时,梦想家的做法往往是让现实更美好。”不由得想到,同样是与追逐的梦想重逢的主题,《想象的世界》不玩儿形式只靠行动,无需语言却见心声。相比之下,《梦行者》真是浪费了一个好名字。不过,这题材这手法,上春晚是富富有余了。

白天恶心的事儿见太多,晚上大老远地又没看到痛快的戏,身心俱疲地回到家。桌上一张明信片儿,登时心下便有数了,手一滑却落在地上,顺势蹲下便看,果然是小葵从绍兴寄回的。暖流从眼底涌出,心下释然许多,原来我也是没头脑和不高兴,那些不必在乎的,管它白天黑夜,一场戏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