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傲娇的俄国熊  

2011-08-23 00:59:13|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鞠躬也好,不屑也罢,大鼻子来了,大鼻子走了,大鼻子不在乎。我也不在乎,你看到的是你想看的,你不喜欢你没打算喜欢的,仅此而已。惟一的插曲是,从首场我在随处可见的展板、海报、照片儿上看到亲爱的安东时开始,一直到二进宫散场我追赶着末班车步入夜色,他真的来了、他还是来了的错觉体贴地伴随左右。当然,他没来,海报也已不及时地更新了,但是就让我默默地无视,沉浸于小小的错觉吧。

简陋的院史展板上,放眼望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漫长的名字矍铄地连成一条线,我不由得一阵眼晕。《贵族之家》《乡村一月》!什么时候也能在舞台上看到伊凡·谢尔盖耶维奇呢?戏剧界人士齐聚一堂,真心假意,朝圣一样来参观俄国大熊猫,我等普通观众反倒显得各色。但是灯光暗下来后,只有台上的他们,和台下的自己。

三出戏的舞美我都相当喜欢,尤其是《樱桃园》和《活下去,并且要记住》,简约,新颖,震撼。前者纵向伸展的帷幕巧妙地切割了空间,变换了场景;后者用一个玻璃盒子一步步将绝望的人吸进了死亡的真空。《白卫军》相对写实,从室内陈设到餐桌上的食物,真刀真枪的繁缛在倾斜的巨大船板前受尽嘲笑,随时可能翻覆的危船,在脚步的一次次振动中发出刺耳的寒号。

柳苞芙登场时,我听到心里咯噔一声,尽管离得那么远,只一眼我就知道,就是她——这是以前看过的两版都没有过的感觉。举轻若重的落幕,那是真正的落幕,最后一只海鸥轻盈掠过,生命的终点,时代的告别,沉重地落在我的心上。三场中最喜欢的瞬间,没有之一。

多余人在变革前夜的无奈、不安和不甘,延续到图尔宾的一家。不同阶层、派别的人们,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簇拥在叶莲娜周围,不愿放弃可能是最后一晚的温暖,可谁又真能听懂别人在说什么?在时代的浪潮中,他们被吹得七零八落,最终都会成为弃儿,殊途同归,只是时间问题。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站在甲板上的是安东,不,我是说高尔察克,那该是多么无畏的落幕。走出剧场,呼吸到初秋夜晚凉爽的空气,一阵儿想哭的冲动强烈涌来。作为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没有开口的权利。那就再等等吧。

等到纳斯焦娜和安德烈激烈的第一次重逢,俄国熊的粗鄙与浪漫在充满隐喻的舞台上傲娇毕现,我已经知道,三出戏里最喜欢的一出来了。巫术般的游戏,逼人的绝境,下落不明的安德烈,沉入水中的纳斯焦娜……死亡,便是战争惟一的真相,若有其他,都是人类的借口。现在我可以说了:你们终于看我们了,终于向我们诉说了,终于听到我们的回声了。前两场橱窗里自说自话的表演,像是一种精神刑罚,心情逐渐被压至谷底,原来是为了第三场的释放。“我的爱情太久没有饲料,它就像一匹瘦马,别伤了它,别催它。”

P.S.在人艺穆哈特交流座谈会上,开口必提斯坦尼的一定是中国人而不是俄国熊。其实表演是无限的,没有一个正常的演员会用手术刀把自己削成概念定义的形状。有时是不是我们自己太把理论当回事儿了?而且是人家的理论。当然,我并不怀疑老一辈儿的情怀和诚意,且深表敬意。只是,再过几十年会不会还是这样的情况?仿佛累加的只有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