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就落井下石了怎么着……  

2011-04-24 02:22:52|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あの頃ぼくらはアホでした
豆瓣评分:7.3分(12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王府井》

再怎么有心理准备,到最后忍耐成这样儿还是我没想到的,亏得去了那么多头发花白的观众,这出戏对得起他们的期待吗?宏大叙事的框架,却连一条清晰的脉络都没有,更别说完整的故事和拿得起放得下的角色了。曲终人散被膜拜的那块儿“王府井”的匾完全就是整出戏的空洞回音,直教人莫名其妙——王府井给了多少钱,要这样的讴歌?

看得出作品想展现商业老街买卖人的良心和德行,可通篇只见形式不见血肉,敢问那良心和德行渗透在哪儿?不要告诉我是各家掌柜从宪兵手里保下一个同行儿,或是佟家和王爷半辈子的纠葛,那些都只是符号,作者甚至不想费力气告诉观众这条街的人们究竟有怎样的过往,这条街究竟为何宽得隔了一对儿鸳鸯的一辈子,以致戏末冤家的化解欠缺说服力,鸳鸯的重逢引发了笑场。

谢幕时各种龙套占据舞台,惟独找不到主角儿,因为没有哪个角色配得上这个称呼。那么多人走马灯似的登场,却没留下什么痕迹,如果只是把那个时代可能出现的形象罗列上来而没有充分加以利用,不过是浪费剧本的空间儿罢了。

时间从清末到1948年,走的明显是《茶馆》的路线,却连《窝头会馆》的皮毛都没学到。没有深入的角色塑造,没有水到渠成的戏剧冲突,人物再多,跨度再大,舞美再华丽,配乐再煽情,也撑不起这条名街。舞台上的那口王府井,我看正适合理应感到无地自容的主创们。散场时特意从海报上确认了一下儿,这戏乃国家大剧院原创,没算在人艺名下,稍感安慰。这么失败的剧本儿还分上下,咱就此别过,恕不奉陪。

『あの頃ぼくらはアホでした』

回家路上,号称可以闭着眼睛坐地铁的我光顾着看书乐了,稀里糊涂地坐反了方向,下车后遍寻不见2号线,才反应过来这儿是西单不是复兴门,往回坐居然又坐过了一站,就算返回复兴门,2号线末班车也过了,只好就从南礼士路上来打车,路过久违的月坛和混蛋的金融街,我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吗?大概是看アホ的书人也会变得アホ吧……

如果说看之前我还笃定アホ有夸张的成分,那现在我完全明白这么说其实还是谦虚了:

小学一年级时在本就猪食的学校午餐里吃出了蚯蚓,女老师被吓得半死却没跟学校反应改善伙食,对老师的怨念由此发端——这借口也太轻率了吧;

念着“消えた!”的咒语,想尽办法除去海外版PLAYBOY里的马赛克而不得——这时我还只是感到无语;

和友人一起去某私立大学查榜,没找到自己的名字愤而撕了准考证儿,其实两个人考的就不是一个系,アホ的名字在另一个榜上但是准考证儿已经……此时我已然石化;

大学毕业找工作时,不是出于谦虚而是真的无能,在简历“特长”栏儿填上了“能做100个俯卧撑”,被老师强制删除——笑得我人事不省,怎么可能不坐错车!

这些还算良的,K少年(作者此地无银地强调不是自己,却偶有笔误写出“我”再划掉改成“K少年”)的不良行径不胜枚举,概言之就是除了“好好学习”这件事儿没干过,其他什么都干过。这样的アホ居然成了作家,这样真的大丈夫吗?


Mumu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