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如果喜欢下雨需要一个理由  

2011-03-09 20:30:39|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死神的精确度
豆瓣评分:8.0分(7304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打着黑色的雨伞,围在姥爷周围,姥爷躺在一个细长的盒子里,睡得很安详。几个叔叔用木板儿把盒子盖上,抬进地上挖的坑里,大家轮流走上去,把手里的花儿放在盒盖儿上。叔叔们开始往坑里填土,盒子眼看要被埋上了。“为什么要把姥爷埋起来?”“姥爷睡着了,以后就在这里休息了。”妈妈眼里含着泪说。

第一次见到他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儿独自站在人群外,穿着黑色的学生制服,打着一把小黑伞,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与姥爷告别的人们。

又是一个下雨天儿,放学后我在楼道里等隔壁班的小Y一起回家。透过窗户,雨雾朦胧中,五颜六色的雨伞三三两两地走出校门儿,完全看不见伞下的小身躯。小Y出来了,她没带伞,我俩一起挤在不大的蓝伞下走进雨中。

第二次见到他就是在这个时候,姥爷葬礼上的那个男孩儿一个人站在路边儿,还是那身儿学生制服,还是那把小黑伞。雨那么大,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只有他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我不由得在他面前停下脚步——我的个子已经比他高了。“看什么呢?”小Y问。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过,溅了小Y一身水,她不爽地拉着我走开了。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打着黑色的雨伞,围在安详地躺在棺材里的姥姥周围。棺材被抬下墓地后,大家轮流走上去,把手里的花儿放在棺材上,和姥姥做最后的道别。我已经明白了“去世”的意义,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姥姥,眼泪就像雨滴一样停不下来。“至少姥姥又能见到姥爷了。”妈妈安慰我说。

第三次见到他就是在这个时候,男孩儿独自站在人群外,穿着黑色的学生制服,打着一把小黑伞,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与姥姥告别的我们。“他是谁?”我指着男孩儿问妈妈。“谁?”“那个男孩儿,姥爷的葬礼上也……”还没等我说完,妈妈就被人叫走了。

我打着伞向男孩儿走过去,他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惊讶的表情。“你是我家亲戚吗?你爸爸妈妈呢?”我俯视着比我矮好多的男孩儿,觉得像在对一个小弟弟说话。“我一个人。”他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感情。“我在我姥爷的葬礼上见过你,还有一次在我们学校附近,今天是第三次了,每次你都是一个人……”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来,“而且每次都下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来都下雨,我还没见过晴天……你妈妈在找你。”话题转换得很突然,我回头儿一看,视线正好儿与妈妈对上,她在叫我回家。等我转回头儿,男孩儿已经不见了,我气得直跺脚。

第四次见到他又是在放学路上,毫无疑问,也是在雨中。小Y去上美术班儿了,我一个人回家,看见他站在路边儿,个子还是那么小。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过,溅了我一身水——附近有一家医院,这条街上经常能看见救护车。

“你又在这儿干吗?”我决心这次一定要问清楚,“上次你为什么说没见过晴天?”“就是没见过,每次来都下雨。”“每次来?来哪儿?”“你不回家吗?”他反问道,“我跟你顺路。”说着就走了起来。我连忙追上:“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没有回答。默默走了一会儿,过一条斑马线时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这两天都下雨,天气预报说后天晴天,到时候你再来,要是看到晴天,你就得回到我刚才的问题。”“后天,我不一定能来。”听到这话我鼻子都气歪了,走到斑马线尽头才发现他不仅没跟上来,而且又不知去向了。

约好的那天,一大早就是个大晴天儿,我松了口气,可又开始担心他不来,一上午都有点儿心不在焉。没想到下午天公变脸,下起了毛毛雨。放学后,没带伞的同学有不少都留在教室里等雨停,小Y也说要等,我说这点儿雨不算什么,就先走了,其实是怕错过那个神秘的家伙。

雨很小,好多行人都没带伞,老远儿我就看见一把小黑伞停在路边儿——可是有什么用呢,又不是晴天,他还是什么都不会说吧。“真倒霉,居然又下雨了,上午还晴着呢。”“因为我来了,我走到哪儿,哪儿就会下雨。”“你以为你是雨神啊……”我脱口而出。救护车又呼啸而过,虽然地上积水不多,我还是下意识地往前跳了一步。“我是死神。”“……”“我一来就说明有个人要死去了,你看到我不是在葬礼上就是在医院附近。”我感到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每次只有那个要死去的人能看见我,别人是看不见的,你是个例外,我还以为说不定你能帮我看到晴天,可惜还是不行。”只有在说到晴天时,他的声音里才有了感情。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也无从验证,因为那天以后,我再没看见过他。

这么多年,我没跟任何人说起过那段儿经历,人们只会把它当成是一个孩子做的梦吧。如今我已经头发花白了,比起年轻时,更接近也更经常想到死亡,如果世上真的有死神,那它随时可能在我面前出现,每想到此,反而会多一份坦然。

一天清晨,我睁开眼,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小伙子坐在床边儿的沙发上,墙边儿立着一把还在滴水的大黑伞。没什么可惊慌的,只消一眼我就明白了,是他。“你终于来了。”我坐起身,稍微有点儿吃力地下了床,“还没见过晴天吗?”“没有。”依旧是毫无感情的声音。

我走向窗边儿:“我们赌一赌,现在外面儿有没有放晴?我觉得已经晴了呢。”“为什么这么觉得?”“因为我觉得今天放晴也不错。”沉默。“我又没说如果我赢了就让我继续活下去。”我拉开窗帘儿,窗外是一片就连我也从未见过的宽广青天,清澈透明的蓝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好耀眼啊,太阳。”我第一次听到他发出感叹——我没看见他笑过,不过,人在感觉耀眼和笑的时候,表情很接近呢。
Mumu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