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加贺系列官方同人本儿  

2011-03-21 01:32:21|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麒麟の翼
豆瓣评分:7.9分(76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人一旦“腐”化,果然就没法儿正常看待世界了。读《麒麟之翼》期间,自己的各种忙和烦恼,世间的各种天灾人祸,见缝插针地读,眼光儿全落在了本不该bling-bling的地方儿,虽有轻佻之嫌,却是在认真地苦中作乐,每天在“过山车”上哪怕读出一句有爱的言外之意都能额外赋予我迎接这一天的力量。从这一点来看,它无疑是合格的官方同人本儿。可它终究披着推理小说的外衣,又被压上“加贺系列最高杰作”这座大山,不有始有终地讲案件是不行的,以至加贺和松宫最后一次出现都被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了,作为同人本儿这也太虎头蛇尾了吧!

不过,在没有“腐”化倾向的人眼里,应该没什么好欢乐的吧,即使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我,也得在案件和同人之间跳进跳出,情绪转换还是挺强烈的,特别是加贺终于看清真相后,连我也欢乐不起来了。因为是没什么诡计的案件,串联着不幸的偶然和巧合,一不小心就会把仅剩的谜团泄底,所以我是有死也不说的觉悟的。只能说时间地点上虽然接着《新参者》,但主题其实是《红色手指》的延续(这句话已经让我觉得很罪恶了……),所以让松宫来搭档想必也有微妙的用意,而不仅仅是在写剧本儿吧……

某日,东京日本桥发生命案,日本桥属的加贺和警视厅搜查一课的松宫又如愿被分在了一组:

“恭哥”
“打住!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俩的关系啊?”
“加贺警部补……”
“太假了吧”
“加贺先生?”
“哎~修平”

不长记性:

“恭哥……加贺桑”
“你给我成熟点儿!”

背地里见女关系人:

“咦,今儿没跟松宫先生约会啊?”
“刚pia飞,除了工作才不要看见那张脸,天天看烦都烦死了”
……
“一个人拉扯出好孩子的女性有的是嘛,松宫她妈就是哦。”
“松宫先生?不会吧……”
“你也看不出来吧?我就说嘛,怎么看都是没吃过苦的富二代”

回来还挑衅:

“别说我没告儿你啊,昨晚跟你分手以后一直跟中原小姐在一起哦”
“……你是想怎样!”

架不住有人就是上赶着:

“下班儿去哪儿啊?”
“有约了哦。(见松宫黑脸)你也得给我去。”
“什么我就去啊,见谁啊?”
“哪儿那么多婆婆妈妈,不是你让我早点儿约的吗”
“啊?难道是……”
“金森小姐啊”

约会期间松宫持续黑脸,但是看到加贺被护士小姐治得一愣一愣的,不禁又开心起来……

谜底揭晓时,没有很意外,也不像《红色手指》那么悲催,倒是有点儿《新参者》的不甘,只不过那次是为就那么丢掉性命的被害人,这次是为让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的讨厌的偶然和巧合,明明每个人都变得不幸,却留下案件没有凶手的错觉。这种温吞(非温情)的感觉实在很不爽快,眼看就要读完,我开始认真考虑打3星了。就在这时,出现了像《沉睡的森林》最后一幕那样让我心头一热的场面。是的,有时一个动作就能颠覆我对一部作品的观感,因为他是加贺,比起案件,我更看重能在系列作品中不断看到他不经意间露出的不同的一面。即使这条猎犬越来越冷静敏锐——除了在与父亲有关的事儿上坚持着有时我真的不能理解的冷漠和排斥——简直快达到一定境界了,可仍然会有一瞬间,他以警察的身份揪住对方的脖领子,压倒性地说完要说的话,再像丢垃圾一样松开手。这时我才想起前面儿关于数学公式的对话(当时我瞬间以为印串了汤川系列,还在想是《嫌疑人X的献身》还是《盛夏的方程式》……),他在说“生徒さんたちが正しく公式を覚えられるよう、指導してやってください”时就想这么干了吧(这不算泄底吧……)?既然我因为一时冲动让它在5星上待了两天,那也不妨再为加贺那一刻的冲动打一次4星吧,就像他向女芭蕾舞者表白时那样。

虽然我很喜欢“麒麟之翼”这个名字和相当华丽的书封(纸手感超好,鳞片花纹儿又闪),但总觉得跟内容联系得有点儿牵强。麒麟是中国古代神兽,跟它有关的净是些好意思,不过日本桥中央的麒麟像是有翅膀儿的,因为那儿是“日本国道路元标”,预示着人们从那儿飞向全日本。怀揣梦想的年轻人憧憬并祈望着自己也能像这神兽一样展翅高飞,拥有光明的未来,结果却摔得粉身碎骨。话虽如此,麒麟像下祈祷状的父亲尸体传达的信息也忒抽象了吧,这得是什么心灵感应的儿子才能接收到啊……

话说那天,我需要找到一个喜欢下雨的理由,可我本来就不喜欢下雨,如果找到的理由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中午过过街天桥儿时也在想这件事儿,走到中央,不经意地往北看了一眼,才发现天儿蓝得直发假,再往南一看,顿时被耀眼的阳光裹住了,那一刻突然想到——如果喜欢下雨是有理由的,那应该就是可以见到死神吧!这个理由可以说服我自己,于是不知天高地厚地写了“死神前传”。两天后,死神在仙台大发雷霆。那种感觉,对一个基本上不迷信但会在需要时唯心的人来说并不好,心里有愧脖颈子发凉,所以知道伊坂没事儿时,真是松了口气。虽然东野在东京还好,不过一直没出现在“生存确认”名单儿上(至于横山,我已经放弃操心了,此人数年前已宣告失踪,世界末日前是不会出来了),直到两天前,传来把《麒麟之翼》加印部分的版税捐给灾区的消息——这种“生存确认”方式还真爽快呢——作为正在读它的读者,心头着实一热,我猜这其中一定也寄寓着托麒麟为遭遇不幸的人们带去“希望”和“祈祷”的心情吧。

三年忌当天:

“惨了,就剩30分钟了”
“真的?晚了的话金森小姐又要念了,赶紧的!”
Mumu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