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伊“烦”诺夫  

2011-12-14 17:10:18|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导的第二届邀请展,除了两台戏曲,都看了。当然,大导的两部旧戏是以前看的,这次只去了四台外国戏和大导的新作。压轴的《伊凡诺夫》,星空很美,却压在沉重的十字架下,如同身处教堂。灯光昏暗(回家以后我眼睛还是重影儿),不知道是巧还是不巧,灯光或早一秒或晚一秒,或前一步或后一步,就连最后那枪声仿佛也受了牵连似的,全剧在一束神秘的光中落幕。

从海报开始——那就是我心中的伊“烦”诺夫啊——这戏就让我满怀期待,直到某场外国戏前,在人艺咖啡厅“偷听”什么知情人士聊天儿,说这戏濮哥带着一帮小孩儿,排得很累——这才意识到还是大导工作室那些孩子,瞬间对俄国戏的氛围感起了担忧。果不其然,一把椅子一桌儿牌,一个叔的索尔尼斯和一群娃的“一枝花儿”……《暗恋桃花源》有没有?

从“驴倌儿”握着猎枪登场,“建筑大师”就开始受到“一枝花儿”的“威胁”。“驴倌儿”算是大导工作室的小青年儿里我比较喜欢的一个,但是跟我想像中的鲍尔金差距还是挺大的。这个差距基本上也体现在其他几个重要角色身上,特别是黑暗中——灯光实在是太暗了,回家以后我眼睛还是重影儿……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光不是早了就是晚了,不是前了就是后了,就连最后那枪声仿佛也受了牵连,最后全剧也是在一束神秘的光中落幕——我一下儿就认出了“一枝花”(B角儿)的身形和声音,死的心都有……

另一个我比较喜欢的小青年儿是演巴巴金娜那姑娘,可是我一直不解,似乎从“西施”往后,她就被定型在了“风骚”女子,总是演一些透着一股媒婆儿味儿的角色。这次也是,妆话得那叫一媒婆儿,把个富婆儿巴巴金娜演得比“九妈”还老鸨——相比之下,同为富婆儿的“一枝花”的服妆就要寒酸很多,倒是挺符合她守财奴的形象——虽然让观众在这出大闷戏里放松了一会儿,可我觉得过了,而且也反映出小青年儿们集体地不入戏,理解得不够,还在按之前的套路演。不得不说,对他们来说,契诃夫太难了,哪怕这还是一个早期的不太成熟的剧本儿。

最“容易”演的可能是高亚麟,在某种程度上延伸了《说客》里的表演,至少距离我对伯爵的想像差距不算太大。但台词儿还是问题,一股电视剧味儿,说话方式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老好人列别捷夫由一个小青年儿来演,头发上抹白了几把,可还是让我出戏,而且这个老好人有点儿平,流于表面了。好人为什么是好人?不会仅仅因为他心眼儿好,也不会仅仅因为他是个可怜虫,更不会仅仅因为他的时代过去了。要说跟我想像的差距最大的角色,非医生莫属。一个医治身体病痛却热衷身审判灵魂的正义化身,批斗别人时异常诚实,对待自己恐怕就是另一套标准了。这样一个人,因为内心虚弱所以好虚张声势、易气急败坏,但他应该也有几分作为知识分子的矜持和骄傲,而不是完全的小丑,只有在他的“正义”遭到挑衅时,才会暴跳如雷吧。

伊凡诺夫先后爱过的两个女性,从开场,一个一言不发地站在钢琴边儿,一个背对观众谈着钢琴,让我对这两个人有了充分的想像空间。安娜是原作里我最感面目模糊的人物,可能因为她是个为了爱情背弃信仰、叛离家庭的犹太女子,我无从想像是一个什么样儿的人能让伊凡诺夫爱上,又能让他不再爱她。其实,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本子,不仅是为了契诃夫,更重要的是,我以为伊凡诺夫更像是屠格涅夫笔下的人物,只是契诃夫的笔锋更犀利,所以伊凡诺夫是带着觉悟自杀的,比屠格涅夫的“多余人”有更多的自觉,也因此有更多的抱怨,而少了一些自欺。但有一点,屠格涅夫写女性是无与伦比的,所以他笔下的女性在我的脑海里都能形成清晰的轮廓,很难不爱上她们。正因为有这种习惯,我希望舞台上的表演能使我看清安娜的样子。

台上,安娜有一副中性的嗓音,偶尔露出男孩子气,却立刻被激动的情绪压住,泪水长流,跪倒在地,声音变得冷酷,恶语相向,终于成为一个失爱的怨妇。听起来似乎很有条理,但就像她慌乱地不停摆弄那条我一直担心会掉下来的披肩,掩饰不住人物心灵的空洞。可能我苛求了,尽管我认为安娜渐入佳境,但最终还是不得而知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性。至于萨沙,离我想像中的那个骄傲的小姑娘有些距离,除了台词儿快得像主持人,不肯省略每一个儿化音(这倒是合我的意),其他方面都比较面,但你不能对一个既要弹钢琴又要做洗发水儿广告的青年钢琴家要求更多了……

所幸坐在第二排正对着那把最后倒掉的椅子,看得真切,伊凡诺夫从一上场就眼睛发红,泪光闪闪,充满痛苦,我只当是前戏准备充分;谢幕时仍泪流不止,虽说有点儿吃惊,我也当是入戏太深。后来听说是友人离世心境所致,不管是否忽而索尔尼斯忽而哈姆雷特忽而周萍忽而……却意外地契合了一个在一年之间枯萎老去的抑郁症患者濒临极限的状态。这个世上,有的人是懒死的,有的人是……烦死的。一个人如果往下坡滚去,你是没有办法救他的,也没有必要救,因为据说出太阳的时候,即使在坟地里也是愉快的。

P.S.人艺咖啡厅里的知情人士还说,大导排戏没钱,濮哥拍广告经常钱不过手就给大导排戏用了。所以当你看到濮哥又拍广告了,那说明大导又要排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