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 ”  

2010-11-22 01:22:36|  分类: 看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看了两部外国作品本土化的小剧场戏,心情真是天壤之别。

周五晚国话版《海鸥·海鸥》,虽然我不是十分待见杨申,但是想想他的经历,如此改编简直是可以预料的,就算怨妇戏,也不至于是挂羊头卖狗肉,契诃夫作品的气氛多少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原剧本儿《海鸥》里特里果林对自己在妮娜眼中成功的作家生涯的酣畅自白被改成了剧评人对当今戏剧界游戏规则的抱怨和讽刺,特里果林和特里波列夫都是导演的代言人,前者是也写剧本儿的剧评家,后者想当导演最后却成了和被自己蔑视的特里果林一样的剧评人。初版据说直接点名儿人艺和先锋戏剧什么的?再版反正主要骂商业和恶搞。

听到那句“有本事你丫写个剧本!”我腰都笑弯了,估计导演以前没少被人这么骂过,不过可不是每部戏都能这么贴近自己的经历水到渠成,也不可能总是靠“毒舌”来引起共鸣。观众善意的笑和理解的鼓掌是真诚的,但走出剧场,你的现实和我的现实,都不会改变,所以在纯粹的宣泄以外,还得有更深入的东西,否则说不定哪天又不得不重操旧业了呢。

私心地说,那晚最美好的瞬间自然是妮娜引用《罗亭》的尾声:“在这样的夜里,有避风雨的屋顶、有取暖的炉火的人,是幸福的。但愿上帝帮助所有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吧!”(如果有关屠格涅夫的台词被删光了,我的态度可就未必这么友善啦。)

周日晚人艺版《  》,徐昂的无名实验戏剧,改编自美国作家John Steinbeck的短篇小说《The Ears of Johnny Bear》(我还真想看看原作是讲什么的,居然能给改成这样!)。现在我已经平静多了,也开始犯贱地反省是不是自己没能理解,但当时真是出离愤怒,第一次看完演出完全没鼓掌。

开场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戏中戏形式,演员一上来就单口相声似的和观众“互动”,对人艺来了翻自嘲,但是站在人艺实验剧场,你敢真跟你的boss叫板吗?所以那段儿开场白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打预防针,让观众对后面儿的各种莫名其妙多多包涵。将近三分之二时间我都一头雾水,以为自己在看一出推理戏,有些观众还没等侦探登场就提前退场了,我虽然坚持了下来,可最后发现所谓的谜团就如看上去那么简单,只不过是以一种复杂的形式表现了出来,为了告诉观众何谓“话份儿”——不知道这个词儿是为了和谐还是为了京味儿,其实就是“话语权”的“本土化”。估计这出儿“诚征剧名”唱的就是《话份》从有到《  》的过程,留白挺好。

其实全剧都是在举一个例子,课堂上老师问学生想不想听《小妈妈找蝌蚪》(您没看错,不是《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学生们异口同声说想,只有一个孩子说不想,为了消除这个异己之见,有了戏中戏里血的代价,最后所有学生都说了“想”,“话份儿”完成了“被丧失”。这么一捋,连我自己都觉得好像不应该那么差啊,可实际观感相当违和,看完就俩字儿:牵强。很简单的事儿,兜了那么大一圈儿来说,还真是现实的缩影,在一个少数人拥有话语权的社会,很多强悍的表达的确不得不“曲线救国”。莫非这就是导演想要的效果?可我们身边儿有那么多活生生的例子(比如新鲜出炉的上海一把火)你不用,非要走这种形式?可也是,那些例子都已经“被丧失”了“话份儿”,要排也只能排成哑剧了。

导演说:“这部戏我们定义为‘荒谬喜剧’,所谓‘谬’就是错误,这部戏无论是舞美、灯光、化妆,还是演员的表演都有错误,违背了很多的规则,但如同加缪所说的‘戏剧的可读性是存在于错误’,以错误来吸引注意力,对戏剧因素进行反向运用,是我们这部戏的阐释方式。”好吧,我被“谬”了,你赢了。
Mumu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