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日志

 
 

能为自己辩解,真好  

2010-11-17 17:07:0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名侦探的诅咒
豆瓣评分:7.1分(5483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在书封那盏灯的指引下,我一度产生了穿越到19世纪末的贝克街的错觉,但是当我回过神儿时,谜团已如过眼云烟般消散,惟有挥之不去的字字告白证明着这一遭不是梦境。

“他被诅咒迷惑了,成为禁忌之书的俘虏。”看了这部作品,也许会有很多人想,东野圭吾是不是远离了本格推理?其实完全不是,不是不想写“本格”了,是不能写了,才是事实。

看诅咒之前,想过大五郎又要不靠谱儿了,想过本格又要被吐槽了,谁承想小品文一般的序章引出的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大五郎,这次他是认真的。不过毕竟是大五郎,就是能让我笑得跟神经病似的,虽然拿不准作者想表达什么,仍然以为会这么欢乐下去,没想到谜底竟伤感得让我眼眶湿润。

即便有此自白,大概还是会和守则一样褒贬不一吧。就连我也是含着泪“嘲笑”作者是有多矫情啊,可以想像一定会有人继续说您不是不想写本格而是写不出啦。我简直有些怀疑是不是守则引起了什么纷争,作者不得已只好作此后记为自己辩解。不过当小说家还真是方便呢,有话要说时,只要编个故事,就能把小品文变成小说了,所谓托物言志借物言情是也。

本格推理小说的定义: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谜团本身,登场人物不过是构成谜团的因子;通过组织谜团和解开谜团,穿插人物精彩的表演,给读者感动和浪漫,就是这种小说。

我不是本格迷,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认可这个豪迈的定义,但我想本格给过他们很多“感动和浪漫”这一点不用怀疑吧。其实我对本格派和社会派之争没什么真实感,作为读者,虽然我有自己的倾向性,但原则上不会拒绝好作品,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小说,没有好故事都是空壳儿,所以首先要有能吸引我的故事,剩下的就看讲故事的手法和故事的意义了。但是对作者们来说这是严肃的事儿吧,不然也不会有我觉得简直是“吃饱了撑的”的“X的本格论争”了,不过捍卫信仰跟自我辩解一样,都应该被允许,所以我简直觉得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被群起而攻之的二先生有点儿可爱。那些羡慕嫉妒恨或许也有互相促进的积极意义吧。我对主题的体会就只能到此了,真正让诅咒成为我最喜欢的东野作品之一的理由纯粹是基于私体验。

我开始回想自己在原来的世界中做过的事。我以前在拼命地做些什么呢?我想通过自己的小说,创造一个颇有吸引力的世界。但是,吸引力到底是什么?是能够令自己获得心理满足的世界吗?什么时候才能获得那样的满足呢?

很久很久以前,我想创造一个自己喜欢的世界。我很幸福,而且从不关心他人的看法。我在追求对自己而言非常舒适的游乐园。

我又开始回想,我是什么时候没了那份感情的。似乎太过久远,我无法忆起具体时间。但是,的确有那么一段时期。在沙滩上专心致志地堆积城堡的小孩,一点儿都不在意其他孩子的看法,他的城堡是他惟一的目标。

我开始回忆自己堆积的几座沙子城堡。悲哀的是,我自己用脚将它们一一踩碎了。如今,我还记得当时的话语。

“这种无聊、幼稚、非现实、不自然的东西,这种东西,这种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精心垒起的城堡,我甚至感到耻辱,甚至试图忘掉当时的自己。

不知不觉,我流下泪来。一瞬间,我明白了,我是为了能够在这里这样流泪,才来到这个世上的。

我还记得读到这段儿时我的恍然大悟和惊慌失措,作者笔锋一转,在我以为接近欢乐尾声时才切入正题。猝不及防地偷袭,令我不由得暗暗叫苦:东野圭吾你不是吧?!接下去的阅读变得没那么惬意了,我担心作者会继续说出我没准备好接受的话,而他显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里是小说里的世界。原本是本格推理小说的世界。是在我对推理小说开始感兴趣的时候,在我头脑中存在过的世界。我以这种世界为舞台,写过几部小说。那是我心灵的游乐园。我没有忘记,而且我一点儿都不后悔。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缺陷。我明白,自己还有更多想做的和不得不做的事情,为了成就它们,我不得不走出这里。很久没有来这个世界,再次回来,令我想到了一件事情。我已不再适合这个世界。被隔离的空间、人工的设定以及作为旗子的登场人物……这些,我都已无法适应。我不会再回到这里了。但是,我想让它留在我心中。我不想像上次那样再把这里封存。我想留一块属于自己的游乐园,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回来。我并不憎恨这个世界,只想自己能随时想起这个世界,怀念这个世界。”

“真实性,现代性,社会性,若非如此,将难以在今后的推理小说界生存。诡计和凶手消失之类的题材已经过时了。”

就算是略显矫情的自白和也许是没必要的辩解,感情却不可谓不真挚,态度也不可谓不坦荡,那份儿勇气令我羡慕,因为我办不到。大概每个人都有过“回想起往事让我一阵儿恶心”的经历吧,有时并不是往事本身令人不快,而是无法面对自己曾经是那个样子的事实。我曾以为工作即兴趣是理想状态,可当界限被时间冲刷得日益模糊,而我又没有一个可以分辨梦境与现实的tattoo以控制局面时,情况就变得没那么乐观了——兴趣就是工作,兴趣便已不再。但并不是自杀就一定能从梦中醒来,念头一旦植入,就会像癌细胞一样扩散,即使醒了,兴趣也不会重新回来,这才是最悲哀的。当初的信誓旦旦变成了废铜烂铁,真不知道究竟是谁背叛了谁。当然,我没指望能逆转,现实不是Paradox13的世界,但我在努力治疗——过去,不必憎恨,用来怀念。

我从书架上拿起这本书来,哗啦啦地翻着。正是在那个奇怪的小城里被封存的那本书。

某一页夹着一个东西,我把它拿在手里。

一朵蓝色的小花,勿忘我。

那片湿地上群生的勿忘我在我的脑中复苏了。我想起了小绿的话:勿忘我……

回过神来,蓝色的小花已经消失了。我看看周围,没有小花的影子。

我合上书本,闭上了眼睛。如果有一天还能写那样的小说该多好啊!

有人问我,你是要重拾起来了吗?我坚定地摇摇头:没那回事儿,请千万别抱期待。能为自己辩解,真好。
Mumu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