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passkoye-Lutovinovo

Following Ivan Sergeevich

 
 
 
 
 
 

摘自同叶·鲍·瓦赫坦戈夫的最后谈话

2017-8-17 9:27:51 阅读29 评论0 172017/08 Aug17

您说,普希金的作品在二十世纪应该按完全不同的方式,按它被写成的那样全面地去表演。不然的话,他所创造的形象就会支离破碎,降为普通的局部性的历史人物或日常生活型的人物。因此,普希金的人物只能作为悲剧性的怪诞来表现,而莫里哀的人物则只能作为悲喜剧的怪诞来表现。请相信我,您希望在我们的艺术中达到的这一高度,我一生都在追求它,同您和其他革新家们完全一样,您想把这种完美的艺术创造叫做怪诞。对于这一点,我的回答是:“就这么称呼吧!”岂不是一样吗?难道关键在于名称吗?不过,今后我们将以上述观点来看待怪诞。现在我要问你呢:在您的一生中,您曾看到过这样的怪诞吗?我见过一次,那并不是十分理想,然而却是人所能提供的最后的范例。这就是萨尔维尼的奥瑟罗。我也见过戏剧性的怪诞,或者,更确切点说,能够把它创造出来的演员。这就是已故的老人瓦西里·伊格纳基耶维奇·热沃基尼,或者已故的瓦尔拉莫夫。他们很平常地走出台来,说了一声:“你们好!”可是,这里面却往往表现出了蕴藏在这一瞬间的无穷无尽的喜剧性。这已经不是走出台来的瓦尔拉莫夫,也许还不止是全俄罗斯人民的善意,这是表现出全人类的善意的瞬间和时刻。谁会反对这样的怪诞呢?!我毫不犹豫地赞成它。使我感到好奇的是,当人们开始在谈论这种您所乐意称呼的怪诞才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超意识的、完美的创造时,您的学生居然也能创造,可是他们还不曾表现出任何才能,在自己的天性中也没有蕴藏着任何独特的东西,没有掌握到任何技术,连艺术的边都没有摸到,甚至在说话时都不能说得让人感觉到字句的内在实质,而这种实质是出自能表达一般人的思想和感情的内心深处的;这些学生们甚至都不能在心里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活

作者  | 2017-8-17 9:27:51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北京市 西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公众号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微博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